返回列表頁


  • (攝影:江慧儀)

    不曾愛慕

    除了妳巒起的胴體
    和妳瑩透的乳汁

    我的父親
    父親的父親
    都找尋著他們的名字

    辮子與紅毛
    曾各自把旌旗豎起
    紅太陽下了山
    來了個破腳的藍白拖鞋
    佯稱是地主
    可有誰

    聽見
    祖靈的淚水在乾燥的谷地
    滲沒

    名字
    來不及在半空凝結
    一群中空的軀體
    凝視著
    另一群

    他們各自握著
    一束無色的花
    等待聲音自地底湧起


    今天
    那犄角崢嶸的獸
    還在崖頂舞著
    且呼喊

    虔誠吧
    僵冷的脊柱

    虔誠吧
    野奔的眸子


    我不曾
    不曾愛慕
    除了妳胴體的搏動
    和妳乳汁的醇郁

    請允許風
    拋下時間的黏稠

    請允許
    我已然消蝕成羽片的懷思
    在妳半甦的夢裡
    呼嘯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社區大樓的新主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K下台才知納稅錢怎麼揮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