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參加第一次開張的公民咖啡館,今天剛好是鄭南榕的自焚紀念日,有幾位同修從鄭南榕的墓園回來,主題就從鄭南榕的故事談起。
    一止首先分享了同修參加「鄭南榕基金會紀念活動」的照片,看到照片中每個人都好美,好真,都是天使的化身。
    接著放映陳麗貴導演製作的紀念影片,看到鄭南榕在金華國中演講時說的「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這一段話被一次又一次地播放,感受到他正義凛然,無畏無懼的胸襟。
    鄭南榕自焚隔日,《自立晚報》大幅刊登許世楷的台灣新憲法草案,有人向警總、國民黨文工會和新聞局告密,因為鄭南榕的事件緣故,沒人敢辦。也間接促成了後來思想叛亂罪名的絕跡。
    鄭南榕為追求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選擇自焚以抗議威權,將真愛獻給台灣,超越了對妻女的愛,妻女也都以他為榮。
    一三說他只要志氣消沉的時候就會去看這部影片,看完後再也不敢消沈了。接下來討論的時候,談到國民黨政權所製造的罪孽,至今仍然有很多司法不公的不公不義的事件,如江國慶、徐自強、邱和順的案子。
    「邱和順志工團」團長陳慧芳剛好也在,就跟大家分享邱和順的案子,在新竹發生的案子卻由台北刑警大隊搶著辦,明明知道有其他兇手,卻為了破案時效,警政高層寧可冤枉好人。一個案子可以延宕23年,沒有實際的證據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判他死刑。
    一止也分享他接到的邱和順的來信,工整的字體,純真的個性,詼諧的內容,讓大家既敬佩又憐惜。
    淑莉不解地問到為何民進黨的陳水扁執政八年後司法還是這麼糟。
    「沒聽過許水德說過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司法院是唯一不必經選舉產生的,法官檢察官大部份是國民黨的,都是前後期,又幾乎都是終身職,沒有退場機制,若加上升遷誘惑的個人計算,就更沒有人敢推翻前面的判決。」
    「民進黨版的法官法當初被國民黨刻意封殺,後來國民黨提出完全由他們草擬的版本,就是被他們強行通過,只有五十分的恐龍版法官法。」
    「還有國民黨運用龐大黨產利誘媒體,媒體未審先判,造成民意壓力。」
    ……
    其實,台灣人民長久以來受到國民黨「黨權大於國權」荼毒,加上大中華戰國時代法家思想教育的洗腦,失根失土,一個個選民變成法治的弱智,無從辨別大是大非,才是最大的問題。半數以上台灣人感染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了,被出賣還覺出賣有理,有些人甚至站在集權壓迫者的立場幫他們在說話。
    今天的討論,讓我們瞭解到必須要勇敢站出來,以一領一的方式,來改變台灣大多數人的觀念,才能在未來的選舉中終結國民黨的極權統治。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充滿勇氣淚水與愛的禪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個步驟有主體性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