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車子駛出園區三線道的高架陸橋時,習慣性地走右邊車道,上坡路上就看到前方有狀況,顯然發生車禍了。右邊和中間車道都被阻塞了,我放慢車速,離得遠遠的,指揮交通的人員做手勢要我將車停到中間車道,等左邊的車輛陸續通過,再換我通行。

    靠近之後,我才發現右邊車道橫躺著兩部全毀的重型機車,中間車道斜停著一輛轎車,後面地上有兩個安全帽。一群人在等著警察處理現場,我們等對面車輛過完,就匆匆離開了。

    我和太太談到這是道路設計的問題,當初因為園區上下班都要經過光復路,為了疏解交通而建了這個陸橋,但不知是什麼因素只做三線,中間的一線道被用來調撥。但調撥的燈號只有在路橋前方和中間,駕駛人在不熟悉或不經心的狀況下,容易誤判。而陸橋中間又是一個危險的大轉彎。在假日時候,經常走這個陸橋,我發現中間車道常有人走錯方向,逆向行駛,所以習慣性就只敢走右邊車道。

    這次車禍是轎車走到中間車道,而反方向兩部重機上了路橋在看不到前方路況的情形下,在轉彎處迎頭撞了上去,這真的是官僚殺人的例子。

    到五楊高的時候,又想到高承載車道的無厘頭,明明是單向三線道,在行政官僚的指示下,設立毫無意義的高承載,反而浪費了一個車道。因為高承載只有在塞車時有意義,而平常車多的時候,我們看到高承載反而因為有一些車子車速較慢,造成反效果,所以一些沒耐性的駕駛反而會亂超車。這樣的問題,難道大家看不到嗎?

    台灣很多地方的道路設計都有問題,造成車禍頻仍,但是熱心民眾反映之後,官僚大多不以為意。園區的交通一向是最為人詬病的,三十多年來,不曾改善,官方曾經一度的做法是呼籲園區從業人員要共乘。後來規劃了免費公車,因為經費有限,效果不佳,徒然流於形式,真的是為德不足。

    晚上太太和一向支持國民黨的小弟談到一家11口公務員十年領了一億月退俸的事,小弟聽了也跟著罵立法委員自肥,我跟他說立法委員是配合黨意,罪魁禍首是國民黨為了掌權而收買公教人員。

    台北市在國民黨當政的時候,公務員大多混吃等死,沒有效率。阿扁做市長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以服務民眾為職責。馬英九、郝龍斌當市長時,又回到過去官僚景象,現在柯P當市長,才又有新氣象。

    從種種現象來看,台灣的問題真的很明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

    延伸閱讀:梁永煌:特許事業加掠奪國土國民黨黨產全部「不當」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新移民跨不過的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性行為的「正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