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問國二的小祺,元旦假期有去哪裡玩嗎?

    她搖搖頭說:都在唸書!

    我:還有打球,對不對?

    她很愛打羽球,是學校校隊。

    她:媽媽不准我打了!

    我問為什麼。

    她的大眼睛馬上濕了:因為我已經二張「銷過單」了。媽媽說如果再一張,就要把我轉到xx國中。

    原來她上選修課(健康教育)時,因為彎腰揀鉛筆,A老師以為她作弊。她據理力爭,同學也聲援她,但患有憂鬱症的老師不採信她的說詞。經過一番爭辯後,先送交導師處理。導師覺得小祺不知悔改、又對師長A不敬,要她寫了悔過書後,帶著她去跟A老師道歉。但A老師完全不接受。導師後來不准小祺講話!小祺說她只好忍氣吞聲看著A老師,但導師又說她眼神帶有威脅,把她趕出辦公室。

    後來導師又把她叫進辦公室,當著所有老師面說她丟盡班上同學的臉等等,把她狠狠的羞辱了一下。

    她說,媽媽叫她現在在學校都不准講話;如果再一張銷過單,就要把她轉學!

    講到這裡,她眼淚已滿溢了!

    我拍拍她,跟她說她很棒,因為她沒有讓事情更惡化。

    跟她說,有憂鬱症的人,你是無法跟他講道理的。如果道理講得通,就不會有憂鬱症的。要看到A老師真的是有困難,她也是身不由己;要把她當病人看

    她說:對啊,同學也都叫我不要跟她爭。可是我只要跟人一吵起來,氣就上來了,沒辦法停!

    我:妳會跟路旁狂叫的狗對吠嗎?

    她搖搖頭。

    我:妳一定走掉、不理它吧?要不然,下次別人在罵妳時,妳先做三個深呼吸!

    她:有啊!那天導師在辦公室羞辱我時,我就是一直深呼吸!

    我:妳很棒!不然,也可以試看看用膝蓋聽!

    她笑了!

    我:學校也不該讓這樣的老師繼續教!她應該是十年前就有憂鬱症了吧?那時我也在學校裡!她那時是理化老師。

    她:對啊!所以這幾年學校只讓她教選修課!不過,聽說下學期她要教我們理化。

    下學期小祺就升國三了!

    學校怎麼會這樣安排呢?

    其實在這個人人想擠進來的國立實驗中學裡,還有其他不適任的老師,但學校都拿他們沒辦法;或者是說,無「法」可管。但學生們心裡都有數~哪個老師不會教、哪個老師在「混」,他們都很清楚!

    小祺說,她小學三年級時就跟一個老師「對槓」過,因為那老師喜歡摸她的腰和屁股。後來媽媽去學校抗議,才發覺班上很多女同學也時常被那老師摸。

    她不記得後來那件事情是如何被「處理」掉的。但是,她說,那個老師還在學校任教,而且是教低年級的班級!

    找一天打電話給小祺的媽媽,幫她建立對女兒的信心。小祺真的是個很單純的孩子,不是那種目無尊長、桀驁不馴的孩子!也要婉轉的跟她說,小祺有權力做最真的自己;我們來教她如何用比較委婉的方法表達、如何在很生氣激動時讓自己平靜下來。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跨年踩踏與我是查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新移民跨不過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