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打開臉書,就看到巴黎「Charlie Hebdo查理週報」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網路上#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的主題標籤迅速擴散,各大城市都有人聚集在街頭,為受難者守夜。「寧願站著死,不願跪著活。(Je préfère mourir debout que vivre à genoux.)」這是不幸受難的總編輯Stéphane Charbonnier曾說過的話,如今,卻應驗了。

    這起攻擊行動的導火線雖然是週報所刊登的諷刺漫畫,然而,法國社會與穆斯林移民人口間的張力,早已累積多時。根據時代雜誌的分析報導,今日,全球有超過五千萬人口因為暴力因素被迫流離失所,這個數字,是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高。而這些難民人口移動的衝擊,幾乎全由歐洲邊境國家所承受,歐盟的邊境管理Frontex估計,去年有270,000人試著非法入境歐洲,這比《阿拉伯之春》發生的2011年的141,000人還要多。

    法國年輕人的失業率超過24%,而法國人普遍認為國內穆斯林人口佔了31%,其實,只有佔7.7%(但仍是全歐洲最大的穆斯林人口)。因為這樣的誤解,認同法國極右派「民族陣線」(反歐盟、反移民的民族主義政黨)想法的人,也在最近創下34%的歷史新高。

    截至2013年八月,法國境內尋求歸化的移民,平均必須等待14年,這是歐洲第三高的。取得身分曠日廢時,失業率高,加上法國國內反移民情緒高漲,都有可能是促成此次攻擊事件的長遠因素。

    每次一個重大事件發生,全世界都在思考,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我看到巴黎共和廣場上有標語寫著:「NOT AFRAID」。當你恐懼,你一定會落入以暴制暴的輪迴。我們都希望悲劇不要重演,不要再輪迴了。

    法國人說,這是我們的911911之後,美國政府出兵伊拉克,恐怖主義沒有因此消失,反而變本加厲,出現了ISIS

    每一個人,追求的都是尊嚴,是榮譽感,恐怖主義者也是。只不過,他們用錯了手段。他們用踐踏他人尊嚴的方式,來建立自己的尊嚴。很像中國共產黨拿來誘惑中國人民的中國夢,以為只要經濟超過美國,戰場上打敗日本,就會被世界看得起,卻完全不懂只有「對自己的人民更好」,才會受世人尊敬。 

    如果今天你有機會跟恐怖主義者對話,你能跟他說什麼?你有沒有可能在跟他的互動中,呼喚他心中真正的夢想?

    任何一個政府對自己人民不好,都是危險的政權,因為,你不讓人民做最真的自己,隨時會招來更強烈的反抗,催生《伊斯蘭國ISIS》的,不只是英國美國,更是與英國美國沆瀣一氣的全世界的專制獨裁者吧。

    不讓言論、新聞自由,也就不可能清楚自己國家真正的狀況。就像中國,連一個跨年踩踏事件的消息都要嚴密控制,難怪友人的小女兒(國中二年級)說:「中國更恐怖,自己人就可互相踩踏,死傷比法國的恐怖攻擊更多。」當一個國家變成一個政權的禁臠,這個國家不可能安全,也不可能強盛。沒有人權,等同主權不在民,政權就只是權貴的武裝工具。

    能保護國家的,不是武器,不是暴力,而是信息自由與獨立思考。這正是全球各地的守夜者所要傳達的:侵犯查理,就是侵犯我。你要我跪下,我更要站起。

    延伸閱讀:

    今晚法國人上街拿著布條寫著「Je suis Charlie 我是查理」…(蔣皓任)

    駁趙恩潔《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Siao Huoji)

    Angela KUO:我的法國媒體震撼教育

    恐怖攻擊後的法國48小時 (何桂育)

    新移民跨不過的痛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前任里長當了20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立實驗中學的不適任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