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動作,其實都是在出招,我們隨時都在接招,有時候,接得很順,有時候,接得不太好。今天的禪修,就這樣注意、這樣作意,不管發生了什麼、體驗到什麼,都回來看自己是怎麼接招的。真的願意從小處開始,從自己的呼吸、姿勢、起心動念開始,讓自己先成為那個對的人,才有可能找到對的關係,這就是大大的翻轉。」

    中豪的開場,提供了這樣一個鮮明的意象,於是,觸到每一個內心的念頭、外在的發生,都隨時回來看自己,該怎麼接招。這一次沒接好,不用責備自己,回來重新整頓身心,重新準備,下一次,一定會接得更好。

    察覺到的內心雜念,多半跟「成見」有關,看到就放下,用一個完全不認識、不知道的態度,重新面對,發現,一整天下來,都很喜樂單純。

    Mia在帶領早上的經行時,帶領我們體驗在不同速度中走路、暫停,一開始很快、急停,漸次慢下來,在最慢的那一次,我發現,走路的時候就已經有停格的感覺了,所以,停下來跟行走的感覺,是一樣的!原來,這就是動中有靜、靜中有動。Mia的引領很明確、也很有空間,讓每個人自己去體驗、去發現,而不是教條式地給答案,很值得學習。

    小組分享的時候,堆明說他讀了很多書,但是都沒有實作,想東想西,靜不下來,回不到當下。

    三昧智學院院長開示過,我們的問題是想在亂亂的自己中找不亂的自己,這都還是下游的污水處理。一定要先相信那個不亂的自己,先認得那個心量廣大、心包太虛的自己,才有可能面對亂。

    曾經安靜下來的你,有什麼感覺?現在,可以回到那個感覺嗎?

    今天的禪修,有十幾位第一次參加的新朋友,但能量很寂靜。每位同修,不論是課程或行政,不論是事前打掃、報名、準備,或當場的執事,都很稱職,並且,隨時自動補位。我以身為這個團隊的一分子為榮。

    禪修的練習雖然是回到可以管理的最小單位──每一個念頭,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呼吸,但一定要一開始就認得自己是無量,從生命的高度出發,才不會因小失大。

    最後,做活動介紹時,我說:大家今天看到聖脈中心的工作人員好像很多,但其實,真正專職的只有三個人,只是大家都用專職的態度在做志工。因為我們真的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能夠讓台灣社會更好,甚至讓台灣成為國際典範,值得其他國家來效法、學習。

    一個第一等國家的國民,是怎麼呼吸的?怎麼做事、怎麼思考的?一個第一等國家的國民,在家庭、職場、社會中,是怎麼處理人際關係的?怎麼面對男女感情的?怎麼展現大開大闔的泱泱大度?常常這樣問自己,這就是我們不斷在面對在學習的。

    只要願意嚮往、願意對準第一等國家的公民,願意參與、願意學習,總有一天再幼稚也會變成熟。好比我們現在感情上不夠成熟,但我們願意學習尊重,願意呼喚彼此的主體性,我們可能霸凌或被霸凌,可能很痛、不能自拔,但相信總有一天我們都可以走過生澀的青春。

    透過對生活中每一件小事的認真,我們可以有真正的影響力,台灣社會最大的聲音,將不再是「無力感」,而是相信「我就是那個對的人,而且,現在就是!」


    人籟萬千 / 生命教育

       

上一篇:性霸凌凸顯的「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艾米勝訴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