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天是淚水日,充滿大地母性的感動407。

    早上去鄭南榕紀念館參加追思會,Mia與scott準備以頌缽吟唱祝禱。出門前上網收信,以至於時間有些緊迫,抵達現場時已沒有時間試麥克風音量,快速跟工作人員說明音量需求,就上場了。

    一開始發出聲音,發現麥克風的音量好小,我必須用力唱,較不自然,花了一些時間讓雜念消融在聲波中,此刻只是單純來成就因緣。結束後菊蘭姊擁抱我,說她在縈繞的聲音中,清晰感覺到鄭南榕就在現場,感性的菊蘭姊淚水直流,身旁女兒竹梅被媽媽牽動也紅了眼眶,我當然也哭了。

    陳菊市長的致詞好由衷、有力量,每一次聽到她公開講話,都是這樣的印象。她說走進這條巷子,心情很沉重,23年前Nylon的抗爭到現在,台灣民主之路還有遙遠距離。她呼籲將這條路命為「自由之路」,傳承Nylon追求自由的無懼精神(詩人李敏勇在《自由時報》也寫了自由之路的文章)。

    活動結束大家各自交流,突然我被叫進辦公室,菊蘭姊一個細膩的動作,將我介紹給陳菊市長,旁邊站著釋昭慧法師、田秋堇委員,這些都是令我敬佩和尊敬的女性。

    走出這間聚集VIP的房間,兩位參訪者正與Scott交流,交換名片後才知道其一是尤美女律師(新科立委),啊,認出來了,最近在士林都更現場影片中看到她!我倆相談甚歡,一起去用午餐,尤委員很真、不像典型政治人物的性格。我們從士林都更談到社會運動的另一面柔性故事,對比於鄭南榕的強烈意識和行動,其妻女的愛情、親情故事,或許是另一個更柔性的角度,期待有一天能被拍成電影,讓更多人知道。

    下午看了緬甸人權鬥士--翁山蘇姬電影The Lady,楊紫瓊細膩詮釋那含蓄而洶湧的情緒,而我則是飆淚了,哭到發出嗚咽聲。遭受軟禁15年,被迫在親人和國家間做一個選擇,當時極權戒嚴、五人以上不得集會的緬甸,卻有百萬人上街支持翁山蘇姬的政黨。

    我常在想,我們是如此輕率地消費、揮霍當下的民主和自由,因為不曾失去它,也就不知道珍惜。回家路上,我握著Scott的手,那是翁山蘇姬在丈夫臨終最後一刻都握不到的手,「我們蒙受恩賜,深深感謝!」我說。


    國民精神 / 鄭南榕

       

上一篇:神就在他的心底發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金寶山墓園追思鄭南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