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晚上去聽演講:《從台灣國防大戰略的願景談台灣國防改革的重要性》。主持的是陳彥升教授,主講人是阿扁總統時代的前國防部長蔡明憲教授

    蔡部長一開始就強調台灣國防要有自主能力,他說馬總統就任以來,國防預算逐年減少,2008年以後就未再向國外購買軍備,像預警機雖是在馬任內交機,但卻是在2008年以前阿扁時代採購的

    他跟很多退役和備役的將領閒談時,他們都說現在的國軍真的不知道是「為誰而戰?為何而戰?

    他強調是因為馬總統上任之後公開說:「中國解放軍不是台灣最大的敵人。當時的國防部長高華柱還不得不出來澄清說解放軍仍然是國軍最大的敵人

    「我們每年3000億台幣的國防預算,50%為人事維持費,這在美軍只佔25%,日本更只佔20%,顯示我們的軍人待遇不差。還有27%為作業維持費,另外23%是軍備採購和研發經費。漢光演習由過去每年一次的實彈演習,變成每兩年一次的假彈演練。

    「我們面對中國的威脅首先是1700顆飛潬包括導彈對準台灣,還有70艘左右的潛艦,這些潛艦已經越過第一島鏈到花東外海,甚至到達關島,他們有能力封鎖台灣海峽。」

    「另外,是統戰(United Front),包括法律戰、宣傳戰和心理戰,他們2005年通過《反分裂法》,以取得攻打台灣的『合法性』;在台灣購買媒體如中時和中天,連三立老闆都為了中國因素停了鄭弘儀的大話新聞;依國安局反應,每年三四百萬陸客來台,其中約有百分之二是第五縱隊帶有使命的,他們已經無法管控了,台商、農漁牧、工會、里長、學生、原住民都是統戰的對象。還有國軍間諜案、機密文件的控管、退役將領投共是否牽涉機密洩漏的問題,這些都顯示不夠嚴謹,上層沒有決心。

    「目前美日和台灣的軍事區域合作關係密切,國防部也有反制和遏止的能力,所以中國短時間是不可能對台灣動武的。

    他提出四項台灣國防大戰略願景:1、提昇台灣國力及嚇阻戰力,避免戰爭、確保台海和平;2、捍衛國家安全,保護台灣人民生命財産及福祉;3、強化亞太區域安全合作,確保亞太隱定、繁榮;4、維護國家主權及尊嚴,捍衛台灣民主、自由及人權的基本價值與制度

    以上願景是以2000年通過的國防二法為藍圖,都明定在《國防法》中,不容任何人扭曲忽視。

    接著他談到台灣國防改革的重要性

    「首先是軍隊國家化,這在李登輝總統缷任前就簽署通過,陳水扁總統時代積極推展,希望落實軍中不可有任何政黨活動,現役及備役軍人不可接受任何政黨提供任何職位。『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是軍中五大信念,以前的政戰是效忠黨、為領袖所指揮,後來莒光日不再談三民主義,改為播放綜藝節目。但是建議應該以信望愛的課程為主。

    「目前軍隊國家化有倒退嚕的現象,像郝柏村會找現役軍人吃飯,試圖影響選舉。

    「第二項是文人領軍,2000年之後,國防部長為文職,本來規劃是卸任7年以後才可擔任文職,但國民黨軍系立委連1年限制都不同意。阿扁時代的伍世文、湯曜明、李傑、李天羽都是軍人卸任後任用,只有我是文人。另外國防部計劃填補200個文職官員,最後也只雇用了50名。(軍服換西裝腦袋思惟還是軍人,美、德、法國軍職卸任七年才能當文人部長。

    文人領軍可以避免軍人干政,而且行政和軍事指揮系統分隔開來,用制度管理,而非人治管理,更能落實軍隊國家化

    「第三項是國防自主,國防法22條規定行政院各部會採購以國內優先,國外採購需與外國進行工業研究,逐漸建立自己的自主能力。以前向美國、法國購買軍備都沒有合作。郝柏村時堅持IDF戰機自製,現在已由國內漢翔製造;還有500 噸飛彈快艇,使用國産飛彈;阿扁時期裝甲車自製,從600萬降到300萬;台灣已能製造短中程飛彈、無人飛機和人造衛星;另外阿扁時代向美國購買潛艦8 艘,希望由台灣造船合作製造,但被國民黨立委擋下,所以目前估計潛艦要到2048年才有能力製造。

    扁政府時除積極採購軍備更積極研發,天弓、天箭、戰車、成功級潛艇、500噸級飛彈快艇、發射衛星都有很大進展,可惜馬政府都不重視,沒有用心做,只想花錢解決。國防預算凍結在3000億,其中50%人事維持費(美25%日20%可見我們的效率太差)27%作業維持(包括汽油、子彈、維修可以再減少浪費)23%才用在軍事投資採購研發等明顯不足。蔡部長建議調整成35~40%人事維持費25%作業維持35~40%拿來研發和投資,這樣才可帶動台灣的科技、民生工業和就業,國防自主重點是決心和預算。

    「第四項是全民國防,像以色列、新加坡,都是面對強大敵人的小國,採取全民皆兵,每個人都受法律、國防、心理、戰技、戰術訓練,可以在48小時武裝起來,不但增加國家認同,也確保兵源無虞。可惜馬政府不但說中國解放軍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讓國軍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瓦解士氣,更不贊成全民國防,完全沒有防衛的準備,真的有事我們用什麼保障台灣安全。」

    「全民皆兵,才能抵抗中國的侵略。馬總統上任後提出全募兵制,但是到目前為止,成效不彰。在沒有面對明顯而立即的敵人的國家如澳洲、歐洲才適合用募兵制。台灣面對強大的中國併吞威脅,這是不切實際的。而且台灣少子化,役男由以前的每年20萬人,最近減少到每年只有15萬人左右。阿扁執政時期為了召募8000人志願役士兵,那時做民調,決定薪水27800元,年限四年,由勞委會協助職能訓練以考取兩項證照,在全力規劃和執行下才募到8500人。

    「五,是加強戰力,全民國防或募兵最後都必須走向精兵政策,因為未來是三軍聯合作戰,會以一個團大概3000人為作戰單位,以前是陸地作戰以步兵師為主,大約10000人的單位,如果讓中國解放軍登陸,台灣本島就是個大災難。一定要決戰境外,所以戰略武器很重要,目前潛艦為最弱的一環。我們必須以以色列為師,能夠有自主研發能力,成為小而強的國家。

    「最後資源必須有效運用,減少浪費和怠惰,提昇妥善率,目前因為沒有零件替換躺在地上的戰備大概是三四成,整體戰力只達到五成,需要有效運用國防資源並加強軍隊管理,部隊中不合理管教要徹底改變。人事費用比例50%太高,應再降至少5%;作業費用可以降至25%,而研發和軍備投資增至30%,這樣也符合精兵的走向。

    第六項是區域安全合作:「台灣長期守住台灣海峽,保障每天一千多架次飛機和航運的安全,為了亞太區域和平,遏止中國出太平洋,需要美日更多的協助,才能確保抵抗的能量。」

    蔡前部長結論說:從二戰到現在,台灣有三波社會公民運動,第一次是1947年的二二八,二萬多人死讓民主自由獨立的種子播下去;1979年美麗島事件讓自由民主開始成長,上街頭、黑名單解除、野百合學運促使萬年國會下台、總統直選;2014年洪仲丘案、太陽花運動,讓民主遍地開花。

    展望未來對台灣充滿希望,相信我們的大方向一定會更民主更公平,只是每個人都要付出代價。他最後引用甘迺迪總統1961年的演說:不要問國家能為我做什麼,要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當然這個國家必須是全民的、重視人權民主價值的國家)

    看到蔡前輩一生愛護台灣,從海外黑名單到25年前返台不同職務上不斷貢獻,全身上下充滿熱情與期待令人敬佩,台灣的血脈就是這樣傳承著。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讓阿扁「廢而不殘」的獨門武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請接納不一樣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