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曾聽親教師說過,「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念頭都在自我暗示。」當時的他,身心如同被雷打到,全身發麻,重要的是,從此以後,他「講話就跟意根斷開了,也懂得回心轉意的說話了」。

    親教師很早就開示過,「講話的源頭起於我們內在的尋伺,古人稱之話頭。一般人參不到話頭,此所以開口便錯,動念即乖」。

    很好奇,友人的「講話跟意根斷開」,是怎麼練習?

    前幾天法會結尾,師的開示,解答了我的疑惑:

    「你是你自己想像的。
    你到底要留什麼給世間?你活著的價值是什麼?你可以給人家什麼?

    給不出來,是因為你對自己的想像出了問題,因為你缺乏想像力。

    為什麼總把自己想像得很渺小,對世間沒有什麼貢獻?
    為什麼總是想像你還是那個過去的你?
    為什麼不能想像一個完全重生的你呢?

    你這是太看不起自己了?」

    「如果33歲的耶穌坐在這裡,他會在乎你報告的這些東西嗎?」

    「如果古往今來的聖弟子、解脫者,坐在這邊,他們會報告什麼?他們會在意什麼?」

    「你不敢相信在座就有33歲的耶穌,因為,你缺乏想像力,你沒有重視自己所學到的法,你完全不覺得我們可以對世間有很大的貢獻。所以,你報告起來,就沒有那種感覺。如果對自己所學都不太有信心,那你當然無可分享!」

    「你不懂怎麼愛,不懂什麼是對的愛,也是因為你對自己的想像出問題了。」

    我們說的話沒有感染力,因為,我們一直困在錯誤的角色中。而「講話跟意根斷開」的意思是,每個講話的當下,都跟過去自己的習慣完完全全告別。

    上一刻的我,很怕能量被別人吸走;
    這一刻的我,永遠可以給。

    上一刻的我,把不同的意見聽成是對我的人身攻擊;
    這一刻的我,只看每個意見背後想要成全圓滿的心。

    上一刻的我,活在加害與被害的關係記憶中;
    這一刻的我,只懂絕待,不懂對待。

    上一刻的自己,已經死了;每一個當下,只扮演最嚮往、最流動自然、心量無比廣大的自己。你要演到很入戲、入戲到出不了戲!

    至於,那看貶自己、認為自己很不行、能量低、走不出來的你,就毋需想像了,那個狀態叫做「困在習性裡」。

     

    前幾天剛好看到一個TED演講:在醫院擔任牧師的Debra Jarvis,多年來協助罹患癌症的病人、支持他們走過情緒風暴,後來,她也被診斷出乳癌,而有機會親身體會罹癌者的心情。

    她開始注意到,癌症成為她的身分,不知不覺中,人生就被癌症控制了。她發現,很多人會用創傷來定義自己,不論是受過的苦、罹患的疾病、或任何飽受煎熬的體驗

    有位她曾幫助過的病人在治療一年後回診,所有的檢驗結果都是NED(「無病徵」No Evidence of Disease),然而,她們才坐下短短兩分鐘,這位病人就開始重述自己生病的故事,用的字眼都是受難、 非常痛苦、掙扎,最後結論說:「我感覺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了。」 

    她遞給她一張面紙, 給她一個擁抱, 然後說:「從妳的十字架上下來吧。」

    很棒的是,這位病人馬上察覺說,罹患癌症的這個「身分」,曾經讓她受到很多的關注,所以才緊抓這個「角色」不放。不過,現在她發現,不斷重覆這些情節開始帶來反效果了,大家開始不斷地找藉口離開去買咖啡…。這段生病的經歷,對她來說,就好像是被釘在十字架上,但她卻不想讓那個十字架上的她完全死去。然而,每個復活的故事中,都得先死,就像耶穌復活前,曾經死去,埋在墳裡一整天。

    讓心量狹小的自己死去,讓心量無邊廣大的自己出生。

    沒有心量,當然沒有能量!

    沒有能量讀網站文章、接收世間苦難信息,那是因為你身心能量低,你想像自己依然困在過去,所做所想所說通通受過去經驗束縛。《三際信息站》本來就只是一個信息站,提供你懂這個世界需要的信息,身心能量低,想像的落點偏離準星,自然就吃不了《三際》的信息。你要問的應該是:為什麼身心能量總是那麼低?

    心量來自於你的想像,永遠想像你就是最讚的你!
    對話,一定要用最流動的你!
    最流動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跟人講話的「落點」是什麼?
    這個「落點」對了,有馬上面對問題的能力,這個態度本身就會給你能量!

    最後,講到了學習的問題,師說:「我不是權威,我什麼都不是,我沒有那麼重要,不一定要跟我學。零情緒,才可以學。面對他,你不會有情緒,才是對的人,零情緒代表你們之間的關係是流動的。」

    「零情緒,才可以學。」這句話深深震撼著我,因為,那也意謂著:「零情緒,就什麼都可以學。」在所有的觸境中、跟每一個人,只要願意零情緒,都可以學到東西。零情緒,一定是完全的流動!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跟一位年輕女生同桌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訪張七郎媳婦張玉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