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外出吃點心,因為客滿跟一位年輕女生同桌(25歲),她很和善地招呼我,我也就大大方方地詢問(關心)她的學經歷,得知她是台東人,大學唸「數學系」,在台北市補習考台大等名校「統計」研究所,準備花一年時間閉關讀書,她在台北很少朋友,補習班都是碩士生,只有她是學士。

    聽到台東自然連結「美麗灣」、原住民和工作機會,詢問她父母的職業,她馬上面色凝重地說「怎麼問這麼細(私人)的問題?」我解釋自己對台東的認識有限,我關心台東人的工作機會。後來她表示贊成「美麗灣」開發,企業承諾要僱用當地人,總比沒有交換條件就開發好,她支持現任縣長有在做事,她最討厭外地人到台東來「反美麗灣」!媒體都報導「反美麗灣」,卻不報導當地人「支持美麗灣」她覺得環保人士會剝奪台東人的工作機會,我說她也可以表達「支持美麗灣」的意見,願意參與和關心社會就會挖掘出真相。

    她希望將來能回到家鄉去工作,現在她專心讀書不問政治,並強調只有當地人有資格說話,好像沒有我置喙的餘地,我未說出口的話是:贊成和反對雙方得到的資訊是否充足和透明?這是作決定的先決條件啊。正反兩方有真誠對話,社會才不會撕裂。

    台灣只有一個,「美麗灣」屬於台灣人,不只是屬於台東本地人。就像如果核廢料置放台東,或首都蓋在台東,不是台東當地人可以決定的。總不能因給台東人最多的工作機會,就決定核廢料置放台東、首都蓋在台東吧!

    我分享公職經驗及公民常識,她突然打斷我說「吃東西談這些很有壓力!」我停下來向她道歉,由衷感謝她願意說實話,她接收到誠意也善意回應解釋,她今年面臨考試和喪失親人的雙重壓力,她有時一整天說不到一句話,她來此吃東西只想放鬆。我一直點頭接受。

    膳後她主動分享祖母過世前發生很多不可思議的事-她受洗信基督邀請虔信一貫道的父母參加,沒想到父母來了!她為家人祈禱時爺爺姑姑都有感應,以及她在外地竟然趕上了祖母臨終見最後一面!喪禮採佛教儀式,她用基督教的禱告且不點香,也覺得很自在。她現在每天都讀聖經,並引述了幾段經文,她臉上現出光彩,跟之前判若兩人!

    我問她上帝給她最大的禮物是什麼?她說除了「愛」以外,更重要的是「自由」,她以前很怕學歷不如人,上帝卻完全包容她給她機會、永遠尊重她的選擇,所以現在她已不再「抱怨」,會安於自己的選擇(若不會作選擇,上帝也會教人)。我聽得很感動,從未聽過基督徒說上帝給的是「自由」,她這個體驗很讚!如果我是她父母,會對她很放心!她很開心,強調說話方面要謙虛學習,言語的智慧大於血氣之勇。最後還為我做了一段禱告,把她自己放空,讓上帝祝福我在我身上作工。道別前,她告訴我名字。

    我鼻水流出,之前聽到我給她壓力時,蓄積懺悔的淚水。幸而衝動有停下來,願意傾聽她想要什麼,才能幫她找回上帝給她的自由和信心。

    這回經驗與我過往一領一大不相同,以前會以給出正確的資訊達到交流效果為滿足,今天才學習一領一要以人(對方)為主,不能一直給(我要的)而未傾聽尊重對方的想法和選擇。雖然沒有送出正確資訊(BOT開發),而讓對方獨立自主思考學習,也是人生必要之經驗。--重新聞思學習,再重建自信!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家裡的小紅衛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別用傷痛來定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