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花蓮港附近試著街頭口訪,只是,海岸路的風好大,為了避風,我往小巷子走,隨意亂轉,不小心走到一處僻靜的日式住宅區,「郭子究故居」與「郭子究音樂文化館」所在。

    導覽的志工原是花岡國中的人事主任,她很希望能夠保存這一帶的文化古蹟,「但是,文建會沒有經費,縣政府更窮,這裡的志工都是退休老師自願排班的,我們下午還會在這裡練唱,都是唱郭子究老師的作品郭子究老師是花蓮人的驕傲」,她最喜歡唱「回憶」,郭老師的「回憶」有華語版、客語版、台語版,她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只會唱客語版,因為我是客家人」。

    她好喜歡「郭子究音樂文化館」,「這裡很僻靜,日治時代就是花蓮高中老師的宿舍區,這裡的日式建築是全台灣最精緻的,好可惜,公部門都不珍惜,屋子壞了也不整修,就放著讓這些建材腐朽,看了心好痛」,「花蓮市區理好多日是建築都被拆了,很不合理,拆之前都沒有問問我們的想法,縣政府老是說『要開發』,還不是損失人民利益,圖利財團」。聊到花蓮,免不了談到花蓮的開發與房價高漲,她很不滿,「花蓮人自己都買不起這裡的房子,太過分了。」

    然後,她說著「(台北)換個人總是好的,不然(越來只有越慘)….,剛開始做事一定是被人罵的,但是,至少有在做事…1129號的那天晚上,你們一定很開心。」

    談到台北,她說「我不喜歡,在那裡大家好像防衛心都很強,好像很有心機,花蓮人情味比較濃厚」,我說「那是因為台北的生活壓力太大,高房價、高物價、生活節奏又很快速,大家都變得沒有空間,耐壓已經到了最緊繃,一點點事情都會承受不住,其實,台北人跟花蓮人一樣,只要可以,都很願意幫助別人的」,她跟我點點頭,我想她同意吧!

    剛開始跟她交談時,她遲緩的言語加上些許的詞不達意,讓我以為「她的個性純樸,又是學校的人事主任,人事主任掌握是教職員的考績考核,通常是校園裡最保守族群,她可能很少跟外界接觸吧!?」

    沒想到,說著說著,她的想法讓我看到台灣社會在改變,幾次的街頭口訪,總覺得大家言論的尺度與內容開始不太一樣,台灣社會有信心也有正向的力量了。

    今天也一樣,因為在分手時,她跟我再說一次,「這些日式房子,縣政府怎麼可以說拆就拆,都沒有問問我的意見」,她知道她才是國家的主人,她有權想像她對花蓮市容的規劃,也有權維護或落實她對花蓮市容的想像,這是她感情所在,更是她的公民權益。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主持人彭文正,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南加州的中國二代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