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年來,每天開車上班經過的路兩旁,原先80~90%是農地,現在已變成不到10%,而其中一半是荒廢(待徵收)地,甚且,新增加或拓寬了很多大路,有的還五十、一百公尺就一條,而且,最近這一年,每天上班路上都多了好多大卡車、挖土機,水泥車等,空氣變得很糟糕。也不只我上班經過的路段,到台南(府城)常走的路兩旁,現在也都變了樣,農地都填水泥了。

    我總覺不解,人口並沒增加,出生率一直下降,這樣「建設」意義在哪裏?難道說,是因為藍中央對於綠縣市就是不給它應有的經費,所以賴市長必須賣地給建商來平衡收支嗎?但農地快速大幅的減少,我們以後靠什麼為食?難道都得靠進口?

    內心累積了一連串的疑問。現在,大選結束,雖說國民黨被教訓了,但我實在投票投得很賭爛,選區內的里長、議員候選人,都是利益或派系,沒什麼理念政見的,而市長選情也太冷,真希望有位更有理想的人出來競爭啊!投這種票實在沒什麼意思,現在,賴市長得到全國最壓倒性的票,繼續連任,那也是人民監督市政的時刻了。

    問題是:怎麼監督?從來沒人告訴過我們如何監督市政,也不可能常常有機會出席議會….想想,台南名氣最響的議員好像是王定宇,也有搭過他的北上嗆馬遊覽車,那就臉書先問他看看,也告訴他,若他太忙不方便回答,也可以告訴我向哪裏找答案。

    結果王議員看了我的私訊,回:「得找時間好好跟你聊」,然後給了我他永康服務處的電話,請我跟他助理約時間。我還感動了好一下下,以為他真的要「跟我約時間談我的問題」,結果助理說只有他原先定好在哪個服務處的時間,其它,「王議員常得上節目」。

    Well…沒關係,反正我隔天有打算請假,就照他已定好「服務民眾」的那個時間去。也伊媚兒幾位友人,有興趣可以一起來。

    結果,跟預期相當的不一樣,我是想了解市府的政策是如何,是源頭的,但王議員期待的是「某個案件」,感覺他只處理最下游,而且聽起來,他覺得綠地變少很正常、飛雁新村那個也沒什麼問題

    有些錯愕,因為跟原先期待落差太大,我只好問他,那如果民眾想要了解/監督市政,他竟然回答說「要先會看預算書!」門檻這麼高啊?!

    之前電話裏,永康的助理說王議員11:30在歸仁服務處,但11:45已有人提醒該離開了,我心想:「15分鐘怎麼服務?」他應該是看我們有五、六位,所以再跟我們多講了幾句話,不然也「準時」走了。

    王議員離開後,我跟蝶生在走廊又聊了十多分鐘,後來蝶生離開,芳秀,她想問騎樓被商家佔用的問題,因為身為機車族,發現騎樓沒能淨空,很多還自己做了牆,完全佔用騎樓,增加自己店面空間,這樣不只破壞美觀,而且讓行人走路很不方便、機車被迫停到外面、汽車又被迫停到慢車道,使得機車族甚至必須騎到快車道,芳秀說,這已困擾她非常多年了

    王議員已離開,但既然他說他的助理也必須很行,我於是建議何不就去問助理。助理旁有位歐吉桑,大概常來這兒,很多事都知道,也幫忙回答了很多,從他那兒又得知,不久後這裏的馬路邊就會有「行人專用道」,現在已從仁德交流道那個方向開始施工了。芳秀說「那不就讓店家佔用騎樓變合法?騎車停車不就更困難?!」結果他們的回應讓我們覺得,那個他們不管呀!

    冠智來電分享他接觸議員的經驗,我也跟在公所當雇員的哥聊了一下,於是,清楚了:在台灣,至少台南,議員是在做「跟選民拉好關係」的事,也就是「你有問題要喬再來找我」(然後,我對你有恩,你就會選我),因為對議員來說,選票最重要,選民不能得罪,所以,哥說,根本很多路燈都沒必要裝的(光路線費就要五、六萬),但若不裝,選民找議員,議員就會來電兇,哥說他有時就跟議員說,你幫他裝,他也不一定投給你,議員說他知道,「但選戰競爭這麼激烈,能保一票是一票」。

    我說,台南市政府不是很窮嗎?藍中央不是少給很多經費嗎?哥說,議員為了他的選票,還是會逼你去裝,哥說這些議員都專門在威脅公家機關的。

    至於像農地變建地的事,哥說很多人,尤其是議員的柱仔腳(樁腳),為了讓他的土地增值,很容易就會施壓議員,議員又為了不得罪選票,也只好幫忙促成。當然,我所看到的農地消失的背後是不是如此,就不知道了。

    王定宇的臉書,真的沒什麼內容,更別說我們小鎮的議員了:國民黨的,不是黑道就是賭搏的;民進黨的,說真的也好不到哪裏去;無黨的那位(多年的國民黨員、也已當過多年的地方要職),這次雖沒選上(他是因為沒能爭取到國民黨提名,才用無黨選的,結果落敗),但已讓他兒子加入民進黨,為未來做準備。哥說現在在南部,民進黨比較夯。

    哥認為是台灣選舉太多了,我說不是吧,是政治體制、選制不公平,加上選民素質還不足,哥聽了也同意。總之,那天接觸王議員,後來又跟哥、跟友人們互動後,讓我更加確信:絕對有必要了解、參與公共事務、監督民意代表,但也絕對必須同時從生命教育,提昇人民素質著手,這樣,民意代表的素質也才可能提高。

    當然最理想的是:台灣發展成直接政治,不需代議政治,每個人都可以直接電子投票,現在這種「民意代表被選票綁架」的情況應該就自然消失了。

    至於市府的「對口」單位,冠智說就是1999專線,另一個就是市府秘書,他說他有號碼,等他日本行回來給我。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在小農市集,遇到…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新北市作票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