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小農市集,遇到兩位女孩,好奇的問「怎麼會想來這裡逛?」

    其中一位女孩回答,「因為我家就在市場,從小到大,我接觸過的攤商,他們眼中的農產品只有價格,他們想的講的只有怎麼買怎麼賣,來到這裡,我比較能夠接觸到在地農夫,這些農產品對我而言,比較不是冷冰冰的商品,而是有感情有溫暖的這些農產品裡面有在地農夫的心血付出」,她越說越開心。

    談到夢想,兩個女孩頓時洩了氣;一個說「根本不敢想,已經很久沒有做夢了」,另個說「我本來有很多夢想的,走過求學的階段,我的夢想就一個個的縮減,變得好像只有唸書唸書唸書,爸爸媽媽也一直跟我說,夢想不能當飯吃我現在已經沒有夢想了。」

    試著帶她們想像,「可不可讓現在就是你生命最陽光的時候,現在就是你夢想最多的時候,就在現在…..」,我的話還沒說完,一位女孩說「我想起來了」,她舉著手中的相機,「我想成為攝影師,我喜歡拍照,我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她正在做最喜歡的事情,攝影的原動力來自心中曾有過的璀璨,只是不小心忘記了。

    「我喜歡教小朋友游泳,我已經拿到救生員執照了….我還想當生態解說員,我對自然很有興趣,但是,我不是那種長期坐辦公桌做學術研究的,我喜歡接觸自然認識自然,也喜歡跟人接觸,把我所認識的生態跟別人分享」,或許是這個原因,讓她喜歡接觸小農市集吧!

    「只是,大家都說,我這麼年輕,就已經在規劃退休工作了」,家住市場的女孩說著說著,原有的開心不小心又繞進低沈的迴圈,因為「想到現在的房價、未來的工作機會、薪資收入」,她邊說邊搖頭,不想再講下去。

    她們今年大學二年級,不到20歲,正是青春做夢的年紀;只是,目前台灣社會的景況,讓很多年輕人放棄夢想,不敢做夢!

    沒有想要安慰她們,只是說「大環境的問題,我們共同來承擔,我們要監督政府,善盡公民職責,這是我們大家的事,你別把壓力攬在你一個人身上。我們一起來改善大環境,是為了讓大家有做夢的空間,你還是可以繼續做夢的。」

    她果真接續我的話,說著「我家住新北市三重,以我的成績,我是可以留在台北,填志願的時候,我馬上就決定了,花蓮是我的第一志願,爸媽一直要我轉回去,不可能的,我知道留在花蓮就是想要接觸自然生態….」,說著說著,她恢復了臉上的光彩。

    喜歡攝影的女孩也說著,「我沒有往攝影的路走,但是,有很多跟攝影相關的事情或周邊的工作,我可以做,我現在就是在實踐我的夢想。」

    聽著她們兩人分享生命歷程,突然間,內心有股清明,讓我心頭一亮,讓我會心一笑──「她們的夢想一直都在,只是,不小心忘失了;她們的生命方向,冥冥中,一直有著最初的夢想牽引驅動著。」

    喜歡攝影的女孩問著,「要怎麼跟爸爸媽媽爭取?我只是外表很酷,但是,我沒有叛逆過。」

    反問,「如果你很開心,你覺得爸爸媽媽會….?」

    「我懂了。」

    繼續說,「今明兩天是簡單生活節」,喜歡攝影的女孩眼睛亮了起來,「你也知道,兩年才辦一次,我好想回台北參加喔!」

    我搖頭「不用去了,已經越來越商業,而且票價很貴,不過,今年的logo,兩句話,很有意思。」

    喜歡攝影的女孩幫我說出來,「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今年的主題是《WE WILL: 當我們開始分享,世界就會改變》。

    由衷看著家住市場的女孩,我補充著「因為你很真,你的尊嚴、價值,都來自你的真,因為真,才值得分享;因為真,世界會改變得更好。」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兲朝」的上情下達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被選票綁架的民意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