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豐田,一處簡單的民宅,門口擺放著早餐店的招牌,屋旁堆砌著整整齊齊的木材,我問著木材的用途,老闆娘笑著說「炊碗粿啊!瓦斯太貴了,用柴火可以省點錢」,一份碗粿、一棵粽子都是25元,「不能漲價,我們這裡都是老顧客,漲價,就沒人要來買了」。哪兒來的柴火會比瓦斯便宜?

    話是如此,我待在店門口好一陣子,說實在的,也沒看到顧客上門,老闆娘說「村子裡人越來越少,只剩下老人,老人家很少出來,我算年輕的。」

    老闆娘原住瑞穗的奇美部落,經人媒介,嫁到豐田,我好奇的問「從山地部落來到平地,會不會不習慣?」

    「不會啊!我跟著教會走」,「部落裡有長老教會,我在婚前受洗,這裡有平地教會,只是部落裡的長老教會用族語傳教,我讀的聖經是阿美族語,這裡是講台語我是會聽台語,有些不太會講。」

    「豐田教會平時聚會大概有30人左右,有時候會多到50人,大家都是有年紀,50607080,年紀最大的是93歲;教會現在只有傳道,沒有牧師,他都是用台語講道最近有幾位年輕學生來我們這裡聽講道,我好怕學生聽不懂….」,善良的她很關心著教會的發展。

    我轉個彎問著「你覺得上帝送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是什麼?」

    「愛啊!」

    不知怎麼著,她突然想到「有一次,隔壁在辦喪事,我正好在炊年糕,人家都說『怎麼可以呢!這樣不行的!』大家都覺得很不吉祥,可是,我的年糕炊得很好,我的發糕也發得很漂亮。」

    「這就是自由啊!你不會被別人的想法綁住,你可以炊年糕,隔壁也可以辦喪事,大家各取所需,讓每個人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這是上帝的應允。」「你相信上帝送給我們最大的禮物是自由嗎?」

    她笑得很開心,「你好會說話,你去念神學院,然後來我們這裡當牧師啦!」她又補上,「我說得是真的,念神學院沒有年齡限制,幾歲都可以,我們教會前一個牧師也是退休後去念神學院,56歲才當牧師的。」

    她想一想,又說「前幾天,有位住新店的太太,來我們這裡走走,她說想跟先生離婚,出來散散心,我現在每天為她祈禱,不要離婚嘛!離婚多不好!」

    「你覺得上帝會怎麼說?」

    她笑得很開心,卻沒說話,「離婚」這個話題好像不再沈重了。

    「上帝會不會說,真正在一起是心在一起,不是身體在一起?當心不在一起的時候,上帝會不會為她祝福,祝福她找到真正的自己,這是上帝的應允?」

    我在說話時,她的臉上一直是開朗的神情,雪白的牙齒,笑聲從來沒過,可以感覺到她的心好喜樂,我相信上帝是她的最愛。她在她的最愛裡找到最自由。

    我問她如何在地面上建立神的國度?

    「不要吵來吵去,我不喜歡」,可能是選舉剛過,這是她最深刻的印象,「國民黨、民進黨,要好好講話,不要罵來罵去」,「過年前,我去日本,日本好乾淨,走到山裡面,很裡面很裡面,都很乾淨,沒有垃圾」,話說到這裡,她看一下路邊的紙屑,不好意思的跟我搖搖頭。

    她希望台灣是個平和的社會,從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到外在具象環境都是單純乾淨,這是她的期待與嚮往,因為她的天性如此。她大概從未想過臺灣的權貴集團只想利用臺灣經營財富心根本不在臺灣,大部分財產早已轉移到離岸帳戶

    我們在笑聲中分手,以祝福代替祈禱,她提醒我「去念神學院,去當傳教士啦!你很適合!」

    當傳教士不一定非得念神學院不可吧!我跟她說,「我最想談的是自由跟喜樂,我已經是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花蓮留不住年輕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有一種愛小小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