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來春分享她不花錢的娛樂方式-參加健行、去里長候選人服務處聊天,但她的精神生活不夠滿足,想看的電視節目沒錢收看,所以問我申裝有線電視(第四台)需要多少錢?我感覺,她現在多了一種娛樂--打電話找我聊天!平常手機互動很節省,無聊的時候就不在乎了。

    正因為她單身的背景,才會做出很多令我「開眼界」的事情,譬如去民進黨里長候選人服務處聊天,我從來沒想過這是一種娛樂,若我去一定是要投訴或建議,否則就是朋友情義相挺,我不認識的人就跨不進去!看哪,這就是來春的潛力或生命動力,無聊會教人不斷打開自己嚐試做新鮮好奇的事情。我受到挫折時,會跟她一樣向外找路,嚐試做我感興趣而不曾做過的事,這反而是生命潛力的開發。

    她是「長照」的適當人選,曾經作過醫院看護(24小時),受過專業訓練,體力又好,不久前她的朋友眼睛失明臨時需人照顧就找上她。她也不談條件,義務去按摩院帶朋友回家。

    電影<迴光奏鳴曲>我尚未看,知道生命有很多出口,是心態的問題,我們認為自己是誰、想做什麼?沒有人能阻攔我們。衣穎看到玲子照顧病床上的男病患,那男病患就是玲子她在療傷!這是很大的轉折與覺醒!生命是開不是合,關鍵在看到「痛處」、覺醒了嗎?如果演員和觀眾都能看到痛處、看到主角就是我,那就是拍電影的價值。

    我的娛樂是在文化園區靜坐,今天遇見2位從高雄來淡水旅遊的年輕人,想跟她們互動深談,但我尚未準備好,只是作古蹟介紹及導路而已。我分享高雄氣爆事件我的難過心痛,公害留高雄財稅分配給台北,我想引導她們談論事發的感想,一人淡淡地回應「是啊,不公平!」、「我家就住不遠,會害怕。」對話太簡短,講不出感動。我可以追問她們對高雄有什麼夢想,但不知為何說話生不了靈感--有感動我才有靈感。這是我的痛點,我常常腦筋銹斗,不會引導人談出內心的嚮往。

    友人一寂善問善導,不會侵犯人。也許我該學習轉個話題,談我今天最「感動」的靜坐體驗:坐在大石頭上,雖然頸椎脊柱很僵硬,但我只管「欣賞喜歡」石頭,因為喜歡,呼吸會順著石頭溜滑梯,所到之處無往不利,脊髓被呼吸推開了僵硬,一柱擎天--可以沿著樹藤爬上天!我們的注意力太神奇,注意身體緊,就會更緊;注意「我喜歡」,身體都變成「我喜歡」!

    前天有位園區志工說很欣賞我打坐的身姿,我應該多看自己所長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K,今天是你的告別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彭明輝的司機錯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