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兩天靜下來的時候,會浮現投票日那天被黃復興黨部成員威脅的畫面,並且,伴隨著一些念頭:是不是我的表情、我的態度,讓他憤怒了?我是否做錯了什麼?如果換了別人,他還會作勢要揍嗎?

    聽到內在的這些聲音後,我似乎比較能夠了解,為什麼有時候被強暴的人會認為是自己的錯。使用暴力者振振有詞,以為這樣就可以把我們這些已經出櫃、願意暴露在陽光下的公民一個個打回暗處。

    我當下其實只是微笑著說,我們並沒有犯法,然後,站在原地,不肯移開而已,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輕蔑,也沒有要跟他吵。我看著他的眼睛,試圖要有些人性的互動,但他的眼神,卻好像隔了層膜,繼續咆哮,並惡狠狠的說「信不信我揍給妳看。」

    真的嗎?你會揍一個身體相對弱勢、毫無暴力傾向的女性嗎?

    我沒有說出口。而那個畫面就像是定格了。

    這個親身經歷讓我更看清楚,對許多中國黨的死忠支持者來說,政治,是專屬於國民黨權貴的家務事,任何膽敢跨越這條界限,以及試圖將政治還給全民的努力,都會被他們視為僭越,犯法,罪大惡極。

    他仇恨的不是我,而是他熟悉的世界即將崩壞的可能性,他習慣了仗勢欺人,無法想像一個必須和年輕人、女性、同志、家庭主婦…平起平坐的世界。也許他對自己妻子也是同樣的態度!

    恐嚇威脅越來越不管用,因為,許多台灣公民已經決定要拿回公民的權力以及承擔責任,要還原政治的初衷──為最多數人,謀最大幸福。我們早已經走出「政治很髒」的衣櫃,我們決意在陽光下擁抱政治,呵護政治,因為那是讓子子孫孫過得有尊嚴的必修學分。

    那晚回家,看到中國黨黨部外的層層鐵絲拒馬,很不解,後來看到這個影片才理解,原來他們是害怕支持者因為敗選而逼宮啊。也非常不解,為什麼中國黨總愛說學運、社會運動者是暴民,而當中國黨支持者或紅衫軍有相同作為時,卻變成言論自由的表達?公民自主精神的展現呢?

    延伸閱讀:Lien Supporters Turn Violent, Attack Protesters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讓公民意識再茁壯13個月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K,今天是你的告別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