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早上五點聽到鬧鐘聲,醒來,其實睡不飽,很想賴床,但內心浮現一句話:「今天,是為台灣的民主而醒。」整個人都振作了!我知道,全台灣各地,有很多人也要起個大早,參與今天的選務工作及公民行動。

    報名了割闌尾志工,被指派到信義與南港區交界的福德國小,七點半集合。於是,搭公車,換捷運,跨過台北,從新店山區到達後山埤站。雖然已經看過地圖,但出了捷運站,還是很不確定,於是攔下一台小黃。

    有點外省口音的司機伯伯問我,去投票嗎?我說:「不是,我是來當罷免蔡正元的志工的。」他一聽,立刻說:「是這樣啊!那我們是一起的,今天這趟我不能收妳錢!」

    我本來跟他說不用啦,我付車資是應該的,但他說妳也是自掏腰包,付出時間啊,我就接受了他的好意,心中滿是感動。我問他是哪個選區的,原來他跟我一樣,下午都要回中和投票,這時候,我才注意到他前面擋風玻璃,有游錫堃的競選海報。

    但接下來,他說的話更驚人了,他說:「中國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就在這樣振奮人心的口號中,我要下車了,又忘記跟他合照,或者看看他的名字。(上一回忘記,是在太陽花運動,有位司機聽我要去立法院,也不收錢。)

    投票日,以這樣的方式開場,好陽光!

    攤主佾潔原來就是那位在志工說明會時,為我們做活動緣起和介紹的婦產科醫生。另一位也頗有經驗的年輕人,剛當完替代役,學運時也有當醫護組,他本來要去別處當攤主,但因為他是在地人,認識派出所,熟悉環境,就來這個攤位幫忙調度。       

    我和一位高個子的男性志工,被安排到國小前面喊口號,引導大家去30公尺外的攤位連署,他很主動,馬上站上凳子,大聲邀請大家來罷免爛立委蔡正元。不過,才站不到一分鐘,就有很兇的民眾前來罵人了,說我們違法,其中一位說他是黃復興黨部的,對我破口大罵,怒目相視,還做勢說要揍人囉,身體語言挺激動,我看著他的眼睛,好像看到了我爸爸,我繼續保持微笑。警察,路人,越來越多,一位婦人對我低聲說:「我支持你們,但他們很壞,你們還是不要激怒他們,先離開吧。」

    記得志工訓練時有說,要以自己的人身安全為重,千萬不要引發衝突。我們是要提供罷免的資訊和選項給認同我們的人,而那些不認同、或嗆聲的人,「謝謝指教」就好。我跟夥伴說我們離開吧,退回攤位那裡。

    不久,我們接到了民眾檢舉,必須撤離桌椅、告示牌、水等物資。其實,割闌尾事先都有跟當地派出所協調過,警察說既然有民眾檢舉,我們不能不有所動作,只要願意退一步,不擺桌子,不擋路,就可以繼續

    就這樣,在熙來攘往的馬路邊,背著背包,站了將近四個小時,以由衷的眼神接觸許許多多的人,我會先做個判斷,看對方當下有沒有空間,心情如何,再決定如何行動。但不管眼神是冷漠、厭嫌、害羞,或是鼓勵的,一一納入心坎裡,並且報以會心的微笑。

    有人騎著機車前來說:「厚~我到處找你們!攤位太少了啦!」有人開車前來說:「剛剛我跟我媽一起經過,在她面前,我不敢簽。」有一位載著兒子的熱心民眾叫我們去附近的國宅,那邊人多。有個爸爸帶著全家人,一口氣簽了五張。有對年輕男女說,朋友叫我們一定要來,因為只有內湖南港居民可以行使這項權利。有位媽媽說,是我女兒交代我的

    雖然,也陸續有人前來破口大罵,甚至說:「你們這些學生沒有繳稅,太陽花運動的王八蛋」,但志工們仍雙手合十,微笑有禮地應對,並且,意志堅定地繼續喊:「歡迎加入連署,罷免蔡正元。」

    我真的以身為台灣公民為榮!也深深發現,公民運動固然可以做得很陽光、很開心,但因為揭開的傷疤,往往是台灣社會的最痛處,所以,需要很強大的勇氣,很清楚的核心價值,才能面對可能的衝突對立。

    中午十二點,我準時離開,想到有好多位志工,是要一直待到晚上七點,就打從心底讚嘆!我想,2014,是個不凡的一年,在行政院那一晚,在反核的忠孝西路上,這一世代的青年認知到與國家機器對抗必須付出的代價。義無反顧,因為,身體的累或傷,遠比不過靈魂的吶喊與疼痛

    回到中和,用中餐,休息,下午三點半跟哥嫂一起去復興國小投票。投完,我就獨自留下等著監票。

    投票時間剩下大概十分鐘時,他們已經在收拾了,結果還是有大概三、四位選民,在最後一刻跑來。四點一到,門關上,我繼續在窗外往內看。我了解如果有人盯著看,人難免會緊張,所以,我盡量讓自己的眼神溫柔。其實,選務人員們都很盡心盡力,不過,一整天下來,大家是真的都累了。

    我負責的這個投開票所的主委,感覺是一個好好先生,也有經驗,但是,做事沒有方法,亂亂的。七嘴八舌下,好不容易佈置完場地,開始進行開票作業。

    最熱鬧的就是里長開票,我們這里有競選連任的中國黨籍,和一位無黨籍的挑戰者,雙方支持者都睜大眼睛監督著每一票!遇到爭議票,也會據理力爭。里長票開完,頓時冷清下來。 

    里長主要做的事是綁樁,里民不太需要服務。里長可以做的事,7-11都可以無償服務,全世界只有需要政治綁樁的國家才有里長。如果政治生態要改變,里長必須要廢除。

    我這個投開票所,整個開票過程中,應沒有什麼可疑或爭議處。我們這里朱立倫的廢票比較多,支持者蓋了私章的,印象中就有三票。

    哥哥來電,是因為藍軍大敗,他迫不及待要跟我分享好消息。我和哥嫂三人,晚上吃了甜筒慶祝。

    嫂嫂的姊姊剛好來電。嫂嫂的姊夫的父親是軍人,所以,全家都支持中國黨,有人甚至是從美國回來投連勝文,機票跟旅館費用,中國黨全包了。親自聽到這個訊息的嫂嫂,在洗碗的時候,還是很震驚地說:「那這樣要花多少錢啊!」我說:「妳就可以想像中國黨多有錢了,而且,他們一定有把握,選上後可以賺更多。」

    趁機跟嫂嫂講中國黨黨庫通國庫、取得不義黨產的歷史,還有,中國黨用政策綁架軍公教族群,造成的世代不正義。哥說,以後有機會,要跟姊夫聊聊,因為,有很多資訊他們都不知道,他們只認中國黨,完全不在乎這樣下去,會拖垮整個台灣社會。我說,對啊,如果有那個信任度,有適合的機緣,就可以談談看。哥說他是因為2012年蔡英文選總統時,跟我有了小小口角,他才開始關心。之前,因為中國黨運用媒體撲天蓋地的抹黑,讓人都看不清真相。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芙兒茉莎情詩 之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生平第一次說這麼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