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天晚上,拖著一身疲憊回家的路上,心裡一直響著一句話:「今天,豈一個『爽』字了得!」從早上全家同心投下神聖的三票(市長、市議員、里長),到下午一點去幫忙割闌尾,內心有除掉多年禍害之痛快感覺!

    早上先回婆家。婆還沒去投票。先生和我教她要如何辨識票。婆不識字、一眼全瞎,另一眼有白內障,雖開過刀,視力也很差。是要叫她如何看到選票上競選人的名字?

    跟她說,票上有七個人頭那張最重要,要蓋在第七個上面。妳生了七個小孩,對不對?記得喔,是七喔!

    票上很多人頭那張,就蓋在第三個。「三」同喔,三喔!

    另外一張就是婆念念不忘的里長。婆知道要蓋第一個!

    費了一番功夫教完,也測驗了一下老人家,一切OK!但我怕投效「黨國」的小叔回來,前功盡棄!

    先生最後叮嚀婆:等一下阿松(小叔)來,跟妳說什麼,妳都不要理他喔!他是中國黨ㄟ喔!

    歹勢啦!這時候只能挑起藍綠情結了!婆最恨中國黨(ゴミ丼了)!

    回到台北舊家,兩個女兒已投完票。市長、里長選誰我們事先就討論好了,市議員就依個人意志,我只有在選舉公報上劃掉(打大叉)國民黨和幾個「奇怪」的候選人,提醒女兒們不要投給他們。沒想到,我們三人心照不宣的選了同一人!

    然後我和先生趕去內湖參加割闌尾

    之前參加過一場說明會,昨晚也詳讀了志工手冊,我們準備好了!

    到了我們被分發的地點沒多久,聽到「攤主」喃喃自語說,我們攤位志工人數太多,但有攤位人手缺乏!

    我馬上提議,先生有車,我們(還有衣潁)可以馬上去有需要的攤位支援。

    於是我們馬上出發。到了第二個攤報到後,直接投入(割闌尾)手術房!

    這是個設在國小的投票所,裡面至少有五、六個投票點,進出的選民果然很多!

    接下來的三個小時,我採取緊迫釘人、個個擊破戰術,使盡渾身解數,邀請經過我前面的人聯署罷免蔡正元。(結束後,在另外一個點割闌尾的先生告訴我,他們那組組長有叮嚀,警察說只能站在路旁吸引路人注意,不能「騷擾」路人。難怪我身旁的年輕人都只是站著喊口號而已,只有我這個大嬸追著人跑!不過,這些年輕人太「聽話」了~就算警察跟我說不能「騷擾」路人,我一樣會採同樣的戰術的!)

    不管從我前面的人一臉冰冷、面無表情、若有所思等,我都笑臉迎上去,用不同的句子邀請:來罷免不適任立委喔!扣除問政費用和助理費用,這個立委月領薪水20萬、卻都不替人民做事喔!來罷免只看黨意,不顧民意的黨意立委喔!來喔,來罷免蔡正元喔…

    三教九流反應不一:如果說,「剛剛簽過了!辛苦了!」我會大聲說:「謝謝啦!」

    如果問:「蔡正元是誰?」或「為什麼要罷免他?」我就會指著文宣上列出的他的罪狀,簡單說明。或乾脆簡單扼要直接說明。

    如果有人嗆:「你們怎麼知道他就是這樣?」

    我就回:這都是有實有據的!我們有國會公民記者報導的!而且有做民調的!

    如果有人罵:「你們真是無聊ㄟ!」我就笑笑的說:謝謝!

    也有人罵:「我才不是白癡!」我笑笑的轉身離開,心裡OS說,可惜你真的是白癡!

    有人質疑,「你們是民進黨的ㄏㄡ?」我:「不是ㄟ!」

    有人問:「蔡正元是國民黨的嗎?」我:「不知道ㄟ!那不重要!管他是哪個黨派!只要違背民意,就是要下台!」

    有人罵:你們很奇怪ㄟ!今天是在選舉ㄟ,你們搞什麼罷免?莫名其妙!

    有人說:啊不是所有的立法委員都沒在做事嗎?

    我說:也不一定啦!不過蔡正元是吊車尾的那一個啦!

    還有一個大嬸想找我吵架,我不理她,她拿起手機要照相,我笑笑的去找攤主來處理。

     (結束後我們載二個年輕志工去搭車,有一個華裔澳洲女孩。她說還有人罵她:「你們這樣會妨礙人家當選ㄟ!」喔!蔡正元是立法委員,我們是在選市議員ㄟ!)

    聽到最多的回應還是:剛剛簽了!辛苦了!

    我直接守在校門口,在大太陽下站不到一小時,就被曬得滿臉通紅!有空檔時,我就觀幾個呼吸!時時提醒自己要拉直中心線、要放鬆、要微笑!

    靠著主動出擊、緊迫釘人,我成功的邀請到很多人簽聯署書。他們簽完後,我都跟他們深深一鞠躬,並請他們去邀親朋好友厝邊隔壁來響應!

    痛快!爽快!我們是現代版的周處除三害!

    四點投票時間一截止,全部二三十位義工湧到攤前交還物資。我默默的幫忙收拾滿桌的筆、空白聯署書及其他文具、也收拾滿地的飲料杯瓶、垃圾。看著筆,想到台南友人贊助的筆,知道他們也在現場!

    再三跟攤主確認他們不需要我們幫忙運送物資回辦公室後,我們就離開了。攤主問我:大姊,妳還會幫忙後續工作嗎?

    我:會啊!

    很想跟他說:要叫阿姨、不是大姐啦!

    這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是台灣人的希望!

    回程先生說:中選會還是比較偏袒國民黨,再加上選務工作人員都是公教人員,是國民黨的鐵票部隊,不夠獨立,沒有嚴格的監督不可能做到絕對公平。以前連有支持民進黨的民眾監票的開票所都會有亂唱票的問題,想也知道沒有監票的地方是不會公平的。還好這次事前網路上有人呼籲一定要招募監票義工。但據說監票義工還是不夠,只能一個地方一個,有些偏遠地方還是沒有監票義工

    晚上回娘家看選舉結果。眼看著柯P一直領先、其他縣市也慢慢變天,家人不斷舉杯互相恭喜!歡樂的氣氛,比過年更加喜氣洋洋!

    先生說:這次中國黨在這麼多縣市慘敗,證明台灣人民心中本來就沒有藍綠,是被中國黨操弄出來的。為了下一代的幸福,只有堅持這塊土地和所有人民的主體性,沒有私心,不為黨、不為己、不為財團的利益,才能真正贏得人民的信任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他送我一包「鷹獵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割闌尾志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