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季菁說她從小生長在台北大安區,加上父母都是公教人員,不曾聽過買票行為。直到上高中,才從來自不同區的同學口中得知,他們社區每逢選舉時間,都是幾百元的買。後來嫁到彰化,頭一回親眼看見有人大剌剌的拿錢給公公做走路錢,公公持的理由是大家都拿,他一個人不拿會被當異類,不如拿了不要去投那人就好了。更後來又搬到雲林的鄉下住,變成有樁腳拿錢給她了,她拒絕了兩次,樁腳警告她可能會有人找麻煩。儘管後來沒給人找麻煩,但她卻成了社區裡不好相處的人…。

    在台北都會區長大的我,也從未聽聞過買票,不過,隨著選舉逼近,賄選的問題再度被拿出來討論,最近剛出版的「買來的政權」一書中,收集了詳細的資料,讀了真是大開眼界。

    開頭引用了《維基解密》公布的《美國在台協會》分析台灣2009年縣市長三合一選舉的電文(09TAIPEI1412)報告,指出,「買票」是台灣選舉的核心現象。

    然後談到,其實在「中華民國」建國之初,就曾出現「賄選總統曹錕」。1923年,曹錕,以每票五千到一萬大洋收買或恐嚇參眾兩院國會議員,而順利當選了中華民國大總統。同時間,由孫中山與奉系、皖系軍閥結成的三角同盟積極反制曹錕當選總統,然而,他們所用的方式,也是以「利誘」讓國會議員離開北京不投票。「票價」決定了這場選舉的勝負,曹以一票五千大洋壓倒孫中山三角同盟的三千大洋而獲勝。

    反觀當時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人,持續14年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換得了1935和1939年的兩次地方自治選舉,《楊肇嘉回憶錄》描述了1935年第一次選舉辦理的情形:

    「競選期間,候選人發表政見時,民眾多靜靜細聽,候選人除政見外也不涉及其他;辦理選舉的人,多能公正依法從事,監選的人也都有自動檢舉的精神;由於規定每一候選人助選員的名額及競選經費,監選的人多隨時到候選人處查察,因此候選人與助選員絕無宴客或賄選的情況發生…

    投票是寫姓名而非圈選,只要能辨認即不以廢票論,但選民仍多於公告後,練習書寫他打算選舉的某一候選人姓名,由此可見當時台灣人民如何珍視那神聖的一票。競選者志在代表人民,競選過程中根本談不上用金錢換取選票,這種精神是競選者與選民雙方必須有的共同體認,競選者固必以賄選為恥,有權投票者也必以受賄為辱。」

    楊肇嘉的這段回憶,透露了台灣人反抗殖民者、爭取選舉權的理想美好。然而,戰後,隨著中國國民黨政府敗逃台灣,「選舉無師傅,用錢買就有」的文化,也隨之而來。

    戒嚴時期,買票、作票猖獗,國民黨老黨工詹碧霞的《買票懺悔錄》,台中代理市長邱家洪的《打造亮麗人生》,都揭露了他們長年在基層為國民黨作票、買票,以確保國民黨勝選的種種手法。從1950年代《自由中國》到1980年代的黨外雜誌,也有很多深入的報導與評論。即使到了1990年代初期全面改選,國民黨立委林明義也坦言:「現在國民黨越來越背離民意,選舉不買票根本不行。」

    時間來到了21世紀,買票並沒有消失,200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黨務系統仍透過各縣市地方行政體系進行買票,投票日前夕員林鎮爆發賄選醜聞,創下213人被判刑的司法紀錄。

    自2007到2013年底,國民黨因為提名的候選人涉及賄選、違反規定而遭連坐裁罰的案件有57件,佔總件數68件的百分之84,累計罰款金額高達四千五百多萬元,黨中央編了預備金三千萬都不夠繳法院罰款。國民黨連坐罰款的件數和金額都遙遙領先各政黨。如果不是檢察官私心包庇,賄選遠不止這個數字呢!

    與其說買票是台灣文化,不如說,買票是中國國民黨文化,比較貼切!也只有堪稱全球首富政黨的中國國民黨,才有能力買啊。

    在台灣,法律對賄選的處罰其實並不輕,不論是自己或透過樁腳去向選民買票,不管買幾票,被抓到、判刑的,至少要被判三年,且刑度無法用罰錢來取代被關(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一百萬元以上一千萬元以下罰金)。

    跟其他犯罪行為比較起來,詐騙別人幾百萬、幾千萬,刑法規定是判兩個月以上到五年之間,比買票的處罰強度還低。而強制性交罪,處罰刑度也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跟買票的處罰強度相當。然而,社會上一般觀念,對買票的人,和對強制性交的行為人的評價,差異卻很大,也就是說,賄選買票的法律刑責雖重,但社會道德評價卻沒那麼重。這也反應在法院判決的刑度,大多是從輕再從輕,甚至處以緩刑,讓買票者無事,繼續經營政治事業

    緩刑的理由千奇百怪,例如:「被告有悔意」,「本件顯非有計畫性,大規模之買票行為」,「顯可憐恕」,「犯罪所生損害尚屬輕微,且其犯後坦承犯行,深具悔意」,「擔任鄉民代表多年」,「在偵查、審理中自白,沒有前科」,「選情告急而誤罹刑典」,「丈夫幫忙妻子及坦白犯行」,「夫妻情義,所以可以減輕刑度」…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這樣的司法品質,是否造就了台灣人對「誠實」的不在乎,對靈魂骯髒的容忍?

    最近,金門爆發20名金門大學學生涉嫌被買票的事件,在台灣本島的各大學不太可能發生的事,在金門卻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連國民黨一直掌控的金門,最純真的大學生也被汙染了。

    拒絕國民黨,是為了靈魂的乾淨,為了還給台灣一片乾淨的天空。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一笑泯恩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感覺身邊微風拂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