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出門時信箱裡收到一個信封袋,是鄰居送的,信封上寫:「跟你分享宜蘭青年的創意活力」,裡面是她從宜蘭的一間年輕人開的咖啡店拿到的文宣品,包括有友善土地的農產品介紹,太陽花運動的明信片,還有兩張有國民黨黨徽的貼紙。

    坐車時遇到加拿大友人,我順手把紙袋拿出來整理,他對那個國民黨黨徽很好奇,我說,那是因為這次選舉,很多國民黨候選人都不放黨徽,想要打出自己是超越黨派的清流形象,他聽了很驚訝說:「這不是蓄意欺騙嗎?這合法嗎?」從加拿大人的角度,道理很簡單 ──── 公領域刻意漏掉某些事實,就是欺騙。

    我說,這次連選舉公報上都沒有放黨徽,不放黨徽,對有錢做宣傳、大量曝光的候選人有利,因為,選民比較容易記住他的名字,但對那些無錢宣傳的候選人來說,就相對不利。(其實,台聯立委有提案修改立法,因為,現行選罷法只規定選「立法委員」選舉時在公報上要標明是哪個黨派的,台聯想要改成所有「公職人員」選舉都要標明黨派,但被國民黨阻擋下來。

    他問,不是應該有個監督選舉的超然機構嗎?我說,有啊,台灣有個專門幫國民黨勝選的中選會。他說,不過,台灣應該還是比中國的情況好吧。最近他剛正好讀到一本書「Legal systems of the PRC」,書中提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司法,承襲自中國的天朝體制,由中央決定需要什麼樣的法律,所以,法律是prescriptive(規範性)、而不是descriptive(描述性)的。

    規範性,就是統治者先決定了什麼是對的,要人民照著對的做。但因為不尊重個別差異,往往就會導致壓迫,讓人性扭曲失真。

    而且,這種由上而下規範性質的法律,到了地方層級,根本沒有約束力,而且還可以被地方首長任意扭曲。只要沒有外部監督,權力制衡,官僚系統就注定要腐化。

    講到這裡,我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那個曾經在TED發表演說的李世默,把中國的Meritocracy(精英領導體制)描述得極為完美,宣稱每個官僚都要經過很多年的磨練,才可以往上晉升,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在中國,貪腐指數根本就不透明,怎麼能夠作為引用和比較的依據呢?

    不過Jason說,加拿大現任總理上任後,民主也快速倒退中,這種現象發生在全球各地,財閥與統治者結合,想要繼續掌握既得利益,所以,會使出各種骯髒齷齪手段。

    我說,不過,四年一次的選舉速度雖然比不上社會的局勢變化,但民主制度下,有言論自由,社會至少有回應、監督和自我調節的能力,反觀在打壓異己、資訊不透明的專制國家,問題爆發時可能已經很嚴重了。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拜土地公不如拜賈伯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投票權為何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