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空闊的人行

    蹓著秋

    滿地紅著的思

    啣著另一

    路上魚群匆
    呆坐的眼

    正是孵化的時
    雨在磚瓦的臉

    正是跳躍的氣
    煦陽的舞
    直了一會

    時間沒有縫
    直到永恆被倏



    等待的
    將紛飛的絲絲蕊
    編織成一個個環狀的

    穿透
    穿透我

    在地面映照出天堂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花蓮比兩蔣還過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驚天一跪曾感動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