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外出托缽,在志學村跟一位老伯伯聊天,他今年69歲,「我的生活很簡單,無水無電,也沒有關係」,「花蓮環境好,你可以考慮考慮」,他很熱情的邀約。

    我跟他談到花蓮的房價地價高漲,「市區的房價要兩三千萬,農地一坪要一萬塊,太貴了,已經跟台北差不多了。」

    他說「你早幾年來,就比較便宜,現在你想要買便宜的花蓮市北昌路那裡,兩層樓,一兩百萬就買得到,有的農地,一坪五六千,我幫你探聽探聽花蓮的房子,沒有這個行情,都是仲介炒作出來的,我們也不想,有的人一棟房子只想賣一千萬,委託仲介,被喊價成二千萬

    我好奇的問,「對方喊價,我們可以殺價啊!殺個幾成,不然也殺個一兩百萬。」

    他搖頭說,「仲介會去告我們,仲介有跟政府請牌(執照),有請牌才可以買賣,我們這裡的仲介跟黑道差不多」,回想前面那一句,「我幫你探聽探聽」,我霎時感受到他的純樸。

    我說「花蓮環境好,但是,政府不好,政策不好,房子土地都被陸資買去了,花蓮說變就變,沒幾年的。」

    他親眼看到花蓮這幾年的變化,很擔心也很無奈,「選舉沒路用,你們台北還有柯文哲,花蓮沒人,毋知欲按怎?我真希望柯文哲當選」,說著說著,他懷念起蔣經國時代,「老蔣很鴨霸,蔣經國至少不會這麼過分。」

    我說「國民黨一定要倒台,不然台灣只會越來越敗壞,我們一區一區來,先拼台北再拼花蓮」,說到這裡,他笑了。

    花蓮房價怎麼漲?

    國富十街一棟兩層樓別墅型的房子,路人告訴我,「這棟房子,前年才賣六百萬,轉一手,就變成八百萬,今年年初,就已經賣到1680…這棟房子現在在做民宿。」

    在有機店,我跟店員聊著花蓮的就業市場,店員今年30歲,原本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大夜班的工作太傷身,我的身體受不了,回來三年花蓮沒有什麼工作機會,我也是找很久。」

    「但是,更生日報(花東地方報)的求職區,每天都是滿滿的,看起來工作機會很多啊?」

    「我也覺得很奇怪,但是,實際上,就是找不到;而且,你如果注意看的話,你會發現那裡面的徵人啟示都是重複的我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可能是那些工作薪資低工時長,留不住人,所以才會一直徵人吧?!」

    「會不會每天滿滿的求職區都只是擺好看的?」

    談到工時薪資,她說「我是在外面工作過的人,我很注意要有個人的時間,值大夜班很辛苦,但是,至少我有自己的時間;也因為我對工作有我的要求,回花蓮後,當然很不適應在花蓮,只要沒有勞健保,薪資都會被壓低,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加上花蓮人不知道這是他們該有的權益,雇主給多少工作,他們就是會任勞任怨的做」,她的話語,讓我不由得聯想起「奴隸」。

    「我住家裡,費用開銷比較省,相對的,工作壓力就沒有北部人大」,對勞動權益有意識的她,她不解的說「為什麼台灣的勞工會過得那麼沒有尊嚴?」

    面對她的無力,我輕鬆的解釋,「因為政府跟財團聯手,打擊勞工;因為政府沒有立法保障工會幹部,為勞工爭取權益的工會幹部很容易失去工作;因為台灣的工會失能,工會沒有替勞工跟企業主爭取該有的權益。」

    「怎麼拿回我們的權益?」

    「監督政府,改變制度,執政黨沒有盡責,就該下台啊!我們沒有革命,我們是用選票表達民意不可以嗎?」

    我邊說邊笑,她也邊聽邊笑,聊政治,可以很輕鬆的!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和台灣庶民一邊一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