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夜市忙著打烊,我在街頭一角靜靜欣賞生意人的認真,今天生意好嗎?為何小吃攤的生意總比店家好?食客是財政考量或是其他?

    轉入巷子一間民宅男主人出來散心,見他庭前種菜苗好奇詢問,開啓了對話。他說是中年以後培養的興趣,年輕時愛喝酒同事邀就去,常酒醉出事讓家人煩惱,已經分不清喝酒是啫好還是習慣。中年後會思考未來,才覺醒看到媽媽的煩惱!

    他是清潔隊員,剛進去是約僱,後參加內部升遷變成正式公務員,能進公家上班都是有背景。起薪20K熬了許多年,現在終於拿到40K,不解現在年輕人為何不肯從22K慢慢熬?我說公家機關工時較短工作穩定、待遇升遷和福利制度完善,看得到未來,民間企業完全相反。兒子高工同學當機械師傅工作辛苦環境差,還被老闆操到一天工作14小時不給加班費,請問你會看到未來願景嗎?你願意去這種企業上班嗎?他承認對民間企業陌生,都是人云亦云。

    他說話的語氣態度謙和,對人和植物頗有感情,他登山時摘了一株百合回家種,還種養生植物「牛奶埔」及蔬菜。感受他用心生活,也用心跟我這位陌生人聊天,我好奇台灣受日本教育的後代子孫能否承襲一絲日本人的智慧,將「禪」味融入生活裡?且讓我們「無猜」地聊下去。

    我談起他的里長多麼認真從事里民服務,想怠惰的公務員警都不得不改善,他忽然說他是「選人不選黨」,想起阿扁當台北市長做得多認真令人讚嘆,在競選第二任總統時,他為阿扁從路頭走到路尾去拜票,哪知連任後竟然鬧出「海角七億」傷透選民(他)的心!我說阿扁是國民黨搞政治鬥爭的犠牲品,現在阿扁6個訴訟案都查無實證被判無罪定讞,唯一判刑的「龍潭購地案」根本無關總統的職權,辜仲諒也當庭翻供稱檢察官叫他作偽證,否則就要關押他。但是媒體豈有還阿扁清白?台灣人民應該有知情權吧?他瞠目結舌,顯然也誤信了黨國媒體。

    他說在公所上班看到國民黨的地方官無一不貪,現任區長出售公有地圖利財團以自肥。財團圖謀在古蹟前面蓋高樓遮閉其視野破壞古蹟的歷史價值,環保人士抗爭得很辛苦。他還說朱立倫在桃園炒房賺很飽。話說開了,他竟然拜託我投給民進黨的一位新人。他們在攝影協會共事而認識,她是難得一位敢衝敢說敢承擔的年輕人!他再三強調,他其實對民進黨沒有好感,他是「選人不選黨」喔!

    我似乎逐漸聽懂他的語言邏輯,所謂「選人不選黨」,在民間多半是投給「國民黨」;而在公務員圈子則是投給「民進黨」或其他在野黨,他們就會喊出「選人不選黨」,以示立場「政治中立」,多麼吊詭的語言!我強調不分藍綠候選人,只要選「人」就一定是選「制度」。台灣的假民主體制,使每位候選人都必須聽從所屬「政黨」下指導棋,而非聽從「民意」獨立行事。單看立法院重要議題舉手表決就知道,他也明白。

    我們聊得很「閒」、很輕鬆,表象在談政治,內心卻在欣賞讚嘆人--台灣囝仔進入公家機關還能不被污染,實事求是,願意敞開自己接受真相!用感情生活、做事,一以貫之。發現談政治要很深情流動,才會入心,我們之間分不清誰引導誰,互相鞠躬,不為拜票,只為有緣。

    想像日本人如何把「禪」融入生活,跟新朋友談政治也是在談感情(最真最嚮往)吧?細細品嚐受用,怡天情養地性,其樂融融。


    普世價值 / 社會觸角

       

上一篇:聽汪潔民的蛻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失蹤與失控的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