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回娘家探視爸媽前佈達,回去是要榮耀彼此、分享喜樂。

    和爸爸聊起二個禮拜前去金瓜石旅遊,想知道臺陽(爸爸以前服務的公司)除了在九份有礦場外,在金瓜石有沒有據點。也想知道金瓜石的太子賓館是真的為日本皇太子來訪而建的嗎?九份之前也有一間太子賓館,我小時候去住過。

    從那裡,講到故鄉菁桐的太子賓館,再講到以前我們在菁桐住的日式宿舍「皇宮」。爸爸呵呵笑的說,當時我們搬進去前,公司特別替房子換了大樑,讓房子更堅固。那大樑的錢,幾乎是爸爸五個月的薪水!

    雖是如此說,但在爸的眼睛裡和話語中,聽不到驕傲和得意!感覺他只是在陳述一件五十多年前的往事!

    然後爸話鋒一轉,說起當他以副礦長身份帶著我們一家人搬進宿舍沒多久,礦坑發生大火!

    「我剛從臺北回來,喝醉了!一聽到坑內大火,整個人嚇醒了!」

    「妳爸爸那時每次去臺北總公司開會,都喝醉回來!他都坐那個『大新』的計程車!妳記得嗎?」媽媽眼裡藏不住驕傲!

    我記得~那輛黑色大大的包頭車!那時交通沒這麼便利,從菁桐到台北光是坐火車轉火車就要將近三個小時,坐客運轉車可能也差不多,而且是在碎石路的鄉道上顛簸!後來公司乾脆配了一輛車和一個司機給爸爸!那時菁桐的街上只有客運車,沒有其它車、包括腳踏車和摩托車!

    爸接下去說:「我馬上進去坑內,六天都沒回家!」

    「對,六天都沒回家!」媽說!語氣裡已聽不到擔憂。小時候只知道媽媽異常的瘦,長大後才知道她時常擔憂爸爸的安危,甲狀腺功能失常!

    「我了解狀況後,第二天一早馬上打電話回臺北總公司。值班的問我有什麼事要這麼一打早打電話,我就跟他說坑內大火。我要他馬上打電話給物料科科長,要他幫我準備這個這個,缺一不可,儘快送到。」

    「物料科科長在家裡接到電話,問了一句『那現在誰在坑內指揮?』當他聽到是我時,他說那他就放心了!」

    爸笑呵呵的繼續說,然後公司再往上報告到主任、公司老闆、礦務局。當每個人聽到是爸爸在坑內坐鎮時,都說那他們就放心了!

    90歲的爸爸,一口氣說完,感覺爸爸話中帶淚!他摘下眼鏡,用手帕擦眼睛!

    六天之後,火滅了!如果沒有控制住,公司將損失三分之一以上的資產!

    然後爸爸在40歲時,當上礦長,管理菁桐煤礦。

    「所以他們都叫妳爸爸『火燒坑礦長』!」媽媽驕傲的說!爸爸呵呵笑!

    爸笑呵呵說:後來主任跟老闆說:「那根大樑花得很值得!」

    兩位老人家沉浸在過往的光輝裡!

    我問:「爸,你在臺南工學院不是學電機的嗎?怎麼會對煤礦這麼在行?」

    爸:「我後來有去日本進修半年,學礦場機電啊!」

    對ㄏㄡ!  家裡有一張照片, 是爸爸在日本受訓時 因太思念在臺灣的妻小要媽媽帶著我們兄妹三人(妹妹在媽媽肚子裡)去照相館照的沙龍照。照片後來寄去日本給爸爸

    我:「公司派去的喔?」

    爸:那時有那個美援啊!第一年是派我的主任和礦務局局長,第二次是我和礦務局的一個科長。

    媽:「對,那時有美援!」媽眼裡滿是驕傲!「而且妳爸回來後,妳都不肯叫他!」

    爸大笑說:對!我一直跟妳說,『拜託、拜託,叫我一聲爸爸』,但妳就是躲在媽媽身後,不肯叫我!

    爸一邊說,一邊把雙手合抱做拜託狀!

    媽:真的很有意思ㄟ!快二歲的小孩子

    我們三人哈哈笑!

    帶著滿心的歡喜離開娘家。離開前,輕撫媽媽的臉頰;爸笑呵呵把臉頰靠過來,我輕輕的親吻了一下!

    有做到今天的佈達!

    從小,從鄉民、礦場職工、眷屬的眼裡,我感受到爸爸是他們的神!很多職工的第二代,也進到公司。到現在,煤礦雖已結束開採近35年了,退休的職員每年仍有二次聚會。就在上禮拜,他們還到南庄一日遊。

    當然,爸爸這個大家長每次都會帶著媽媽參加。

    這樣的企業,才叫做幸福企業!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昆蟲界的腦神經外科專家:寶胡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聽汪潔民的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