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李勝雄大律師正式演講前,隨手翻閱了「民間司改會」贈送的第84期《司法改革》雜誌。這份雜誌是2011年6月30日出版,其中《編輯手記:一個找不到正義的人》有段文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有一個人,被社會認定為惡性重大、死有餘辜。他只為了區區一些錢,就殺害了一個學童、分屍一位女保險業務員。但是這個人,被法院羈押了23年還沒有判刑定讞,還在最高法院與高等法院之間來來回回,迄今已經更11審,創下台灣司法史上最久的紀錄。23年間,從戒嚴到解嚴,政黨輪替已經2次,從黑髮到白髮,法院還遲遲沒有下結論。法官們不願承認,他們其實找不到正義…其實他們不敢定這個人的罪,但也不敢放走這個人。」 寫的是邱和順,一位在該年7月被法院宣判死刑定讞的人。 長期以來,邱和順都是由人權律師團進行義務辯護,國內多個公民團體也曾發起一波波救援行動,期間更有國際特赦組織發佈聲援書,以及法律學界批判刑事程序與法院判決的人權報告書。儘管如此,仍然撼動不了被升遷制度徹底挾持的司法官體系,改變不了司法權凌駕人權的悲慘命運。 李勝雄律師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晚上的座談會中,不止一次聽到他呼籲人要誠實地面對自己,無論是犯罪嫌疑人、審案的法官、辦案的檢警調,甚至是辯護律師本身,最後都必須面對良心的審判。 然而,在中國人的醬缸文化中,良心值不了幾個錢。他們秉持識時務者為俊傑,認為升官發財才符合現實,倘若有人傻呼呼地主持正義,不但會害自己被同儕排擠,最後還可能連退休金都飛了。 像吳伯雄的二伯父吳鴻麒法官,專辦國民黨的貪官,結果在228屠殺中,竟也沒辦法幫自己留下一個完屍,犧牲的「功德」是保送晚輩吳伯雄在官場平步青雲。再說,邱和順本來就是一名混混,死不足惜,而當時的內政部長吳伯雄、警政署長莊亨岱也都知情,沒有人要跟自己過不去,去對抗那深植於司法界的國民黨威權!吳伯雄也是228受難者家屬,看看人家現在多麼地意氣風發,不但自己貴為國民黨榮譽黨主席,大兒子吳志揚當上了縣長,小兒子吳志剛也選上了台北市議員,一家子真可說是「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今天的台灣,與其說是藍綠對決,不如說是理想與現實的拔河。在理想者的心中,台灣是值得投入心力的一個家,在現實者的眼中,台灣則是隨時可以變賣的資產;在崇尚人權價值的理想中,司法是實踐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而向威權低頭的現實裡,司法只是守護黨國利益的看門狗。 座談會的最後,司改會執行秘書蕭逸民談到同仁們在聽到邱和順難逃死刑判決後的難過心情,但也同時發願要為邱和順走遍每一個鄉鎮,將台灣的人權受難故事,散播到每一位被黨國教育蒙蔽的人民耳朵裡。 今天的台灣,需要有人發聲,只要聲音還在,就不怕世間公理喚不回。將苦難放在心上,在艱困中不失信心,這是一份理想,也是極其浪漫的信仰。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白道比黑幫可怕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對世間多一份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