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小辮鴴以前叫「田貓仔」,近年有個新綽號叫「土豆鳥」。

    在有機餐廳,我跟一位女士從「那邊可以買到有機蔬菜?」談到她的夢想,「我希望能夠經營烘焙論壇,希望在論壇裡帶動一些飲食文化的討論,希望這個論壇質量並重,但是,我知道這有很大的困難,因為我的人際關係很差,我不善與人互動。」

    「對台灣社會的夢想?我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我只是很奇怪,為什麼台灣人活得很虛無很淺碟食安問題不只出現一次,可是,為什麼台灣人就是記不住教訓?永遠是雷聲大雨點小,然後,就過去了,船過水無痕,你甚至會覺得,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些事情(食安問題)的感覺為什麼台灣人活得那麼沒有尊嚴?沒有價值?我真的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

    「我比較屬於學院派的思考,我希望能夠探究到問題背後的生成結構,我是帶著懷疑的眼睛看世界,我很叛逆;我的經歷很特別,我教過國中、高中、大學,在教育現場,我很注重獨立思考,這是我對學生的要求,主流價值是在變更的,我會跟學生說,即使全世界都在批判你,你也要能堅守自己的判斷,不會動搖,台灣社會要從教育著手,只有教育才能改變整個結構。」

    「我的生命一直在大起大落,流連高峰谷底數次;當我念到博士班候選人時,我姊姊突然癌症過世,那是嚴重的一次,我差一點就可以拿到博士學位,我很在意姊姊的過世,大病一場,我病了七年,完全不能唸書,只能做個很單純的家庭主婦,後來,莫名其妙的病好了,也是從那個時候,我開始注意烘焙與有機飲食那七年,我曾經活得很痛苦,後來,我慢慢調整,我覺得姊姊一定不會希望我活的那麼糟,我相信姊姊她一定是希望我能夠開心,我相信姊姊是愛我的。」

    「我後來學瑜珈,在練習瑜珈時,我不想,只有呼吸我用飲食調整身體,這樣一來,我有很多東西都不能吃

    聽到這裡,我想試著讓她的世界打開一些些,岔個話,「你知道『身土不二』嗎?」

    「知道,但是,有可能嗎?我沒有辦法體驗。」

    「身體跟大地是連結的,不要把『土』看得太狹隘了,這裡的『土』指得是地水火風,是『自然』的意思,我們的身體跟自然是息息相關的,地球被破壞了,大地被破壞了,我們不可能不受影響,我們跟自然息息相關,同時,我們也是自然的一份子,我們是自然的一部份。」

    我的詮釋讓她很驚訝,「原來是這樣理解,你有在上身心靈課程嗎?」

    「我們不談身心靈,我們談的是靈魂體。」

    正巧,她是基督徒,對這些語言不陌生,「體是身體,魂是自我認同,靈是連天接地,還是與自然銜接;靈魂體、身土不二,其實是一樣的」,說到這裡,她更訝異!

    「你怎麼在生活中實踐呢?」

    「我相信,當我的心很單純很純淨的時候,我就會跟天地間最良善的力量相應。」

    「我可以知道你的源頭嗎?因為你很純粹,你的核心很穩。」

    因為這句話,我帶她走一趟三昧智學院,以出版品跟她結緣,希望我們的緣份裡面有「與天地準、彌綸天地」的「法」!

    延伸閱讀:身土不二 (賴榮孝)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街頭找尋有夢想的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民黨正光著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