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東華大學後門口,有攤「蒙古蔥Q餅」,網路上小有名氣;今天,我跟老闆小聊一下。

    老闆是在地人,在外工作30年,「我是做餐廳的,工作很粗重,長年下來,身體不堪,動了兩次手術,都是要全身麻醉的大手術,先在台北新光醫院動刀,沒治好,後來轉回花蓮慈濟,手術才成功,後來有人要付我一個月五萬塊的薪水,我沒接,決定要回來了,我回來的時候已經60歲了。」

    「這個攤子擺了兩年,餅皮作料都是自己研發的,當初就是想說,在學校旁邊做生意,比較可以長久,雖然我沒讀什麼書,網路也不會,只要東西品質好,價錢公道,學生會幫我宣傳,幫我上網,我還是做得起來的。」

    「擺攤嘛!自己作頭家,想休息就休息」,老闆大氣的說,我反駁「少來了,我看你天天出來擺攤,從早到晚,根本都沒有休息」,他笑著「有啦!暑假啦!暑假都沒有學生,我就只好休息。」

    「我這是小本生意,一張餅3540元,在花蓮市,隨隨便便一張餅,也沒什麼料,就要60….我這都是成本價,沒有利潤,不可能請人來幫忙,洗菜、切菜….,都是自己來」,我跟老闆打聽這裡的工資,「時薪80元」,天啊!

    老闆一樣一樣算給我聽,「我一天要用到四五斤肉,這裡的肉價一斤一百元,為了節省成本,我去源頭找,找到一斤75元的肉,蛋,一個五塊錢….九層塔,我是一片一片的洗,蔥是自己切的,不是用機器,切蔥的刀要利,蔥就不會有澀味」,連辣椒醬都是老闆自己調的,「我用的是朝天椒,這還不是最辣的。」

    幾位學生來買餅,老闆在熱鍋上鋪上幾片九層塔葉,打個蛋,加上一勺蔥花,然後將餅皮壓在作料上,等著餅皮熱了,再抹上碎肉,看起來蠻豐富的。

    老闆一邊動手調理,一邊介紹,「你們看喔!我的餅就是這樣做的,下次你們講一聲就好,不用在這裡等,去做自己的事,我的作料一樣也不會少,少了來找我女生ㄏ,胃口不大,吃我一張餅,晚餐就解決了。」

    我問老闆有什麼夢想?

    他只求生活溫飽過得去,「在這裡做生意,學生都對我很好,學長會介紹給學弟,還有畢業的學生特意回來看我;我對學生好,我的東西又便宜又好,學生也會對我好,這樣就很好啦!」

    他看著眼前的幾位學生,「就把學生當女兒看啊!我的女兒沒有那麼優秀啦!她沒有念大學,也不太會唸書」,他難掩心中羨慕。

    知道我的身分是退休老師後,老闆更羨慕「你們會唸書,真好,可以當老師,工作穩定,還有退休金」,我趕緊打斷他的話,「會唸書不表示會生活、會做事」,他繼續說「只要會唸書就行了」,他大概聽不到我的話,在他心中,「會唸書」代表著階級地位與隨之而來的生活優渥與利益保障,相較他為了每天的蠅頭小利,孜孜矻矻;老闆是艱苦人!

    在黨國教育刻意的操弄蒙蔽下,老闆渾然不知自己應有的權益,不清楚自己的生命價值,即便他天性善良、單純、認真、樂觀,老闆不過是黨國財團奴役利用的良民!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戲為了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願意破碎的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