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友人來過夜,睡前,發現家裡有好幾隻蚊子。 

    家裡只有兩頂蚊帳,我和兒子用一頂,先生很快地把另一頂拿給友人,還幫她掛好。我問他,你這樣可以睡得著嗎,他輕鬆地回答,不理牠,就沒事。先生遇到事情,總願意犧牲自己,這是他對人好的真心! 

    早上,和友人互動時,她提到女兒去年畢業後,找工作一直都不順利,最近好不容易找到較穩定的工作,但卻只是兼差性質,一天工作五小時,一個月只領一萬多元,不但要還學貸,有時也會幫貼補家用。以前友人會擔心女兒未來的工作,但現在看到普遍大環境很不好,很多人畢業即失業,她也就放下了。 

    聽到這樣的薪水,實在令人傻眼,一個小時的工作只有100元,不到勞基法規定的115元最低工資,但是年輕人不會去申訴、舉發老闆的違法,因為工作太難找,你不做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呢。 

    想到我30年前離開學校時,剛好遇到景氣很差,待在家裡兩三個月後才找到貿易公司的工作,那時感覺自己的薪水很低,但也有兩萬元左右,沒想到現在的物價、房價…跟當年相比,都是幾倍、幾十倍的飆漲,但是薪水卻反而倒退,這叫這一代的年輕人要怎麼無虞匱乏地過活?養活自己都十分不易了,又要如何結婚、生子? 

    活生生的失業、低薪慘況,在我們生活周遭處處可見,馬政府把台灣搞成這樣,還大言不慚說們說他們是最好的團隊,只有大家更努力,推翻這只會圖利自己又瀆職卸責的政府,希望還來得及讓新的世代有好的未來。

    下午和先生、友人去雙連教會參加張炎憲老師的追思會。這是由《吳三連基金會》和張老師的學生所辦的。本來教會只有開放十樓和十一樓,但前來追思的人太多了,我們於兩點前抵達,教會外面卻已經排成長長的隊伍,大家依照工作人員的安排慢慢地搭電梯上樓。 

    追思會由牧師主持,但整個過程感覺很制式,流程就是牧師講一段張老師的生平,再唱詩歌,然後牧師又講張老師的資料,接著又唱詩歌。家人的分享,只邀了張老師的哥哥,但他的聲音好小聲,聽不清楚內容。過程中,看到友人很多時候都在滑手機!心想,若是他們能邀李筱峰老師或其他與張老師有知交的朋友、學生上台分享,或許會讓人更有感覺。 

    在場一千多人,不少是政界、學術界的知名人物,但讓我最感動的是一張張年輕的面孔,他們多半是張老師曾教過的學生,有些人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拭淚,有的人則在儀式結束後,相擁痛哭,互相訴說老師當年的好。 

    我和張老師聊天的次數五次都不到,就對他那麼懷念了,總浮現他訪談時認真誠懇的態度、爬山時親切樸實的笑容,他對台灣很深的感情,全心奉獻給這塊土地,勇敢地掀開台灣歷史苦難的真相,那股精神和毅力,都叫我深深感動與不捨,何況那些曾受他諄諄教誨的學生們,更是情何以堪! 

    望著張老師笑得燦爛的遺照,我感覺他已化作千風,依然深情地眷顧著他所愛的國土、所愛的人。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慢醫:流動的醫病關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獨裁者很需要順民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