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遇到一位女士,她問我是不是曾作總幹事,原來是社區的住戶,我從沒有看過她。自然地就從彼此的工作聊起,她在一家網路行銷公司當業務,工作壓力大,老闆看她已經五十多歲,能選擇的工作機會不多,因此對她說話的態度總是高姿態,讓人不舒服。

    但她覺得更可憐的是現在的年輕人,她說最近公司錄取一位年輕女孩,才兩萬元的薪水,第一天上班老闆就要她打200通的電話,她下班時累到只剩半條命,隔天不敢來了。她心疼年輕的這一代,雇主只把他們當賺錢的工具,過勞是你家的事,加上政府政策性買票,債留子孫,覺得他們的前途很黯淡。

    跟她分享,現在台灣經濟成長的果實,主要都集中在40歲以上的世代,35歲以下的世代分配到的相當有限,台灣給了他們一個低薪、高失業、不吃不喝也買不起房子的惡劣環境,而這問題的源頭是在政治的錯誤決策,政府過度傾中,讓產業大量外移;政府長期站在資方,漠視勞工權益…。我們希望下一代能更好,一定要從制度面去改革,淘汰掉無能的政府…。

    聽到我說「過度傾中」,她這才提到她以前的老闆的故事,他曾到中國投資,被騙了很多錢,黯然而返。她說,中國為了爭取台商進駐,一開始笑臉盈盈,等學到了我們的技術、搾乾了我們的資金,就變臉了。台灣絕不可能像馬英九所說的向中國靠攏找出路,那是死路一條。

    初次見面,我們談得深入(一起走到中庭後,又聊了十幾分鐘),發現彼此內在的夢想一致。知道一切問題都要回到體制上,回到誰在決定體制。只要人民的主體性覺醒了,凝聚了共識,把決定權拿回來,不再空白授權給偽善的政客,那麼,人人才可能在公平、尊嚴的環境下認真工作、找到奮鬥向上的目標。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習近平不妨學國民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禁想問三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