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在臉書上看見昔日軍中袍澤聚餐的照片,聚餐紀念28年前的機隊成立。面孔依舊,只是頭髮白了、少了、腰圍也肥了。軍中的人際圈子很小,或是甘願做小,同樣的面孔,不變的交際方式,很容易就能預知的話題,然後一直繞來繞去。

    看著照片,想起了一件往事。部隊經常利用莒光日辦演講比賽,沒事的官士兵集合在一起聽他們比劃,但內容實在很無趣,聽的人也根本提不起精神。我在軍中喜歡公開批判,所以在比賽完畢、頒獎之前,起身針對這種八股、浪費彼此時間的政訓活動表達不滿,結果長官拉不下臉,訓了我一頓。被長官修理,其實並不難過,但身邊弟兄個個面無表情,好像他們從來不曾有過意見,這個印象,一直埋在我的心裡面。

    軍人,很認命,又很壓抑,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反抗。我想,太陽花學運或是香港佔中,凡是衝撞體制,都會讓他們感到不舒服,而這也是國民黨鐵票不容易生鏽的原因。表面上不談政治,但只要國民黨吹號,大家就靜悄悄、自動入列了。

    漸漸懂了為什麼從小學時代班級管理就需要班長、風紀股長,為什麼非軍事學校也需要敎官、並且進行軍事管理,為什麼男性升大學前要上成功嶺,當少女、小毛頭們都朗朗上口軍教片《報告班長》中的名句:「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再銜接上「囝仔人有耳無嘴」的噤聲祖訓,統治者就搞定人民的自主意識了!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不懂對話的文化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官僚體制的澎湖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