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傍晚,到中埔山步道散步,在入口處看到那個很像墓碑的地標已經被拆下來了。公民確實是有力量的,只要大家願意團結起來。

    看到一位先生在附近散步,主動和他搭訕。王先生是剛搬來的住戶,前幾天來此散步看到那地標的直覺,也感覺像走入墳墓,覺得市府施工品質怎這麼糟。我們談到現在整個台灣像是一艘搖晃不穩的船隻,人民對政治若再冷漠,國家就要沉船了。

    他是退休的勞工,每個月只有領勞退約兩萬元,但身邊的教職朋友月退都領六七萬,還有18趴。他對這不公不義的政府,感到憤怒,但又覺得小老百姓無法做什麼。跟他說不要小看自己,多把知道的訊息講出去,多參與街頭抗爭,權利是一步一腳印爭取來的。他認同了。

    接著往前走時,又遇到一位附近的鄰居。林先生是某大佛教山頭的弟子,臉上總是掛著淡定的微笑,一付隱遁的行者模樣。

    當我請問他對步道入口的墓碑看法,他的回答卻是:美醜好壞見仁見智。市府工作人員已經盡力了。我的注意力早已不放在外在的事務上,所以移走或不移走,都沒關係。

    把話題切入現今的政治,請問他台灣政治目前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的回答讓人瞠目結舌,他說,台灣的政治就依著因緣法則在走,未來會怎麼發展,讓它自然形成,結果如何都是我們的共業,接受就好我們學佛的人不要去管政治,那會讓我們的心亂,我們要常觀內在、參話頭,直到了悟空性…。

    和一般傳統佛教徒一樣,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洋洋灑灑地講了一二十分鐘「大道理」,我完全插不上話。

    試著轉移話題,請問他,勞工階級退休後,大部分只能月領一兩萬,而公教人員卻有六七萬以上,政府資源分配如此不公平,馬政府說過要改革,但一再跳票,你怎麼看待?

    他說,修行人就是不要有對立的心,每個人現在有多少收入,都是各自的業力,不然你勞工當初怎不去考老師?公教人員是馬政府的投票部隊,他砍了他們的退休俸,就等於斷送自己的政權,誰會那麼傻,當我們深觀因緣,就知道為什麼,也不會起煩惱心

    天啊!佛教徒不是這樣瞎掰硬拗裝蒜,就是保守緘默沒意見,他們對世間種種不合理的現象,完全視而不見,他們被扭曲的教義洗腦成黨國最愛的順民,他們早已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跟他們相處,完全沒有對話的空間。

    了解現在很多年輕佛教徒不想自稱是佛教徒的感受了!感覺這樣的宗教對世間不但沒有絲毫的幫助,反而是障礙自由、民主、平等文明發展的大災難。

    想到布袋戲外號「衰尾道人」欺善怕惡的秦假仙,台灣宗教的秦假仙越來越多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慈濟版的種姓制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基督徒不談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