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唸高商一年級的小蝶,總是一副酷酷的樣子。她不適應新學校、新同學,也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我喜歡逗她開口、看她露出笑容!

    今天她說,班上的女生好「騷包」,好討厭喔!

    我:喔,什麼叫「騷包」?

    她:就是會染頭髮、指甲留很長、上廁所也要人陪那種

    我:真的齁!不過很多女人都有染頭髮ㄟ!還有很多人彩繪指甲ㄟ!

    停頓了一下,我繼續說:所以妳比較獨立,上廁所都不要人陪!

    她:我從不在學校上廁所的!

    我:蛤?從不?連pipi都不用?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對!因為學校的廁所很嘔心!

    我:所以,妳今天從早上七點半到學校、到現在五點半來我家上課,都沒去上廁所?

    她點點頭!

    我指了指洗手間:妳現在就去!不可以這樣!這樣很不好!

    她:可是我現在沒有想上!

    我:我知道現在天氣比較熱,汗流得多,尿自然比較少。可是妳一整天都不用尿尿,真的不太好。妳難道都沒喝水嗎?

    她笑笑:有啦!有啦!

    我沒再說話了。得好好想想要怎麼解決這問題!

    沒想到現在還有學生因為學校廁所太髒而憋尿一整天!

    其實偶爾我出門在外,也很怕去上公共廁所,尤其是在高速公路休息站跟風景區;非不得已我是不會去上的。光是看到那濕答答的地面、塞滿用過衛生紙的垃圾桶,就令人很不舒服。更不要說那味道、馬桶等。我都得在洗手間外深呼吸後、用面紙遮住口鼻、憋氣、再衝進廁所。結束後迅速衝出,再深深吸氣。但那是偶一為之;我們的學生一週有五天是在學校的!

    臺灣人要到什麼時候,才不會視上公共場所廁所為畏途?我們公共場所的廁所,要什麼時候才能像日本廁所那樣乾淨?大家都討厭廁所不乾淨,為什麼不能將心比心?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先抹黑再併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沒有戒嚴就沒有國民黨權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