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望著遼闊的基隆港心曠神怡,這個最好的天然港,過去的風華還依稀可見,就等基隆人覺醒,選出好的公職,配合文史藝術工作者,還是可以打造出美麗的港灣都市,事在人為。

    踏上船就進入海洋的懷抱,導遊說今天的海浪比較大,請大家做好準備,一心說今天的主題是「喜歡」,喜歡海喜歡天喜歡地更要喜歡自己,不管今天碰到任何狀況都要喜歡自己。

    出了港口,五級的風浪上下左右襲來,真正見識到海洋的力量,只能謙卑的臣服入流。一寂說:琉球人划著船到達社寮島(二二八後改為和平島),住一晚交換物資又划著船回去,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有兩百多戶選擇留下來。

    當時內心很悸動,這就是我們的祖先,幾萬幾千年來,划著船面對未知的領域,勇往直前,當他們看到這個美麗的島嶼,決定住下來成為子孫永久的家,不斷含容陸續前來的人,這就是台灣人的性格:勇敢、熱情、踏實、善良、接納。我在海上感覺到祖先的呼吸,找到血液中留著的性情。

    一寂說:日治時期非常重視海洋教育,中小學都會安排海上活動,讓學生培養廣闊的心胸,眼光望向全世界,(這才是台灣的天命啊!)國民政府來了以後,為了害怕與外面接觸,以海防為名,開始「禁海」活動,我們被鎖入孤島,忘記自己是海洋之子,失去勇敢犯難的開創性格。

    想起小時候讀的都是從來沒去過的中國史地,一直被灌輸讀的是我們的祖國,卻從來不認識腳下的土地身邊的海洋,長期被洗腦不知屠殺同胞的老K黨,透過二二八、白色恐怖迫使我的父母輩噤聲,上一代的隱忍換取我們的成長。望著海洋,我找回發聲的能力,接上祖先的血脈。

    這趟旅程我們巡禮和平島、基隆嶼、野柳岬、金山燭台雙嶼,望著美麗的港灣山河,想像每個島嶼下都是一座山,除了讚嘆謙卑,還有很深的痛,每個自然美景都是造物者的禮物,人為的破壞卻讓她蒙塵,尤其是看到核二廠的兩個核廢料圍阻體,心更痛,台灣只要一個意外就會全毀,非核家園竟然還得不到重視,人的愚痴莫此為甚。

    回到基隆港,雞米拿出輻射測量儀一測高達0.28,國際認定的安全值是0.05,全基隆每天暴露在超標的環境下,卻無人出來抗議,台灣的核汙染和核不安,實在迫在眉睫,全台都在慢性自殺,我們怎能安枕?雞米說他們正在畫輻射地圖,呼籲更多人加入,至少你可以先自備一支測量棒,就知道嚴重性,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有暈船,當自己奄奄一息無暇他顧時,只能很謙卑的先顧好自己,佛說:自己的生死自己了。在生死之流中,真的只能自己奮力向前,很感恩同修,一恩過來拍拍背,台南鬍鬚的人蔘很有安定效果,淑薇的外套幫我度過低溫,…心中好溫暖,深深的許願:願我鍛鍊好自己,能隨時提供溫暖的協助,坐在法船上,我們需要齊心協力勇往直前,才能抵達解脫的彼岸!

    天候跟預期完全不同,安排好的活動無法順利進行,但接受這樣的無常,也是很特別的體驗!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 日治時期的「臨海教育」,原則上是「親近海洋、了解海洋」(親水)?

    至於課程規劃設計內容,目前無從得知,文字記錄似乎少少。

    http://blog.roodo.com/kcn/archives/5230645.html

    1928年,基隆第一、第二公學校更曾把小學生帶到大沙灣海水浴場(現在長榮桂冠酒店所在處,綠色的高樓)做「臨海教育」之後測驗,四十幾位兒童從社寮游到燈塔(日治時期基隆港入口),來回全程三千米,結果有29名合格

    蘭陽高女的臨海教育

    暑期到南方澳海邊進行游泳訓練,從練習潛水開始。一、二個星期之後,校方在做好安全設施的前提下,將不會游泳的學生用船載到跳水台,然後丟到海裡進行震撼教育。

    日治時期的教育重視體能訓練,學期中有遠足、校外旅行,暑假期間有臨海實習和登山活動,畢業前還有一趟修學旅行。舉行旅行的目的在於培養團體精神、增廣見聞以及鍛鍊身體。

    這些年輕女子擺脫母祖輩足不出戶、衣不露體等閨訓,赤著雙腳、穿著短褲在海邊游泳嬉戲,甚至攀登第一高峰,舉目環視層巒疊翠、連綿不絕的高山。(2014-09-26一寂)

上一篇:誰阻絕了自由成長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先抹黑再併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