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午,和蔡焜霖叔叔相約在餐廳見面,他一到來,就拿出為我們精心準備的巧克力禮物,然後對我說:「黃謙賢是我的好朋友,他最近出版了「三一八暴民展」(太陽花學運攝影集),我共有三本,這一本送給你。」他那真摯的誠意,完全寫在細膩的動作上,讓人感覺好溫暖!

    蔡叔叔,已經84歲了,但他身上卻洋溢著熱情、浪漫的氣息,還有一顆很單純的赤子心。

    當談到太陽花學運時,他說事件一發生,他們這些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內心都很激動,除了到現場支援,也有人想要捐款(但被學生婉拒),他總覺得還可以做些什麼?於是他就號召幾位同伴進入議場,一起加油打氣。

    他說,第一次和學生見面時,每個人內心都很悸動,學生在他們身上看到台灣的過去;他們在學生身上看到國家的未來,彼此血脈奔流著的是捍衛民主的相同信念。後來,當白狼對學生嗆聲時,他們再一次進入議場,氣氛一樣感人。

    當時,有一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叫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著有「血腥的活摘器官」,是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當他得知台灣有太陽花學運,很想來台關心,透過各種因緣的牽線,後來蔡叔叔獲邀負責招待他(蔡叔叔不但會說英語和法語,日語更是精通,他的日文詩歌朗誦,好美,好有力量!)

    就這樣,他帶著大衛.喬高和學運代表認識,也在立法院外發表好幾場的演說。而就在這時候,一件他從來沒想過的事情竟然發生了--有一天,一個年輕人突然站在他的面前,自稱是蔡炳紅的兒子,這讓他太錯愕、太悸動了。

    蔡炳紅是蔡叔叔在綠島監獄中最要好的「同學」,20多歲就被蔣政權槍決了,雖然那已是五六十年前的往事了,但蔡叔叔每次提起蔡炳紅的悲慘遭遇,仍會忍不住哽咽。

    這年輕人告訴蔡叔叔,有一天他在電視上看到蔡叔叔於議場內和學生見面,手上舉的是蔡炳紅的照片,從此他就時常跑到立法院附近,希望老天能幫忙,讓他和蔡叔叔相遇。果真,因緣的巧妙安排,讓他們碰在一起了。

    蔡炳紅被殺之後,他的家人非常不捨,為了感念他,他弟弟決定把自己所生的兒子過繼給阿伯(伯父),眼前這位年輕人,也就是蔡炳紅未曾見過面的兒子。

    相遇的那一刻,蔡叔叔內心的澎湃,難以言喻!他說,看著眼前這年輕人,神韻像極了當年的好友炳紅,不堪回首的往事彷彿又歷歷在目…。

    他又說,白色恐怖讓他的生命走樣,蔣介石確實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蔣經國的惡劣其實更勝過他父親無數倍。每次聽到有人肯定蔣經國對台灣的貢獻,甚至有人還讚美他的時代是台灣政治的典範,他聽了,完全無法接受。但,這也不能怪說這樣話的人,只能說國民黨的洗腦教育太厲害了。

    當年白色恐怖,真正掌握特務系統的人是蔣經國(1950年3月,他擔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主要負責軍隊運作、政治工作、情報蒐集)。而蔣經國政府時代,先後發生了林宅血案、陳文成命案、江南案,他慣用的手段,就是以恐怖暗殺,消滅不同意見的台灣人。

    馬英九總統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還沒出生,白色恐怖發生時,他還是一個小孩子。這樣講,他就可以撇開責任,因為那個年代離他很遠。但是,後來一件接一件的血案,他有誠心面對嗎?蔣經國的年代,正是他當特務學生的時期,也正是他開始被重用、踏入政壇的時候,他那時就在共犯結構裡,他擺脫得了關係嗎?他願意誠心為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且參與其中的那個政府所做的惡行道歉嗎?

    我跟蔡叔叔分享,因為媒體長期被黨國綁架,在資訊不透明下,人民無法得到真正的信息,所以我們現在最迫切需要做、也努力在做的就是經由陌生托缽(一領一的呼喚),走向市集、走向人群,讓自然的街談巷議,變成公民關切公義的論壇,讓人民覺醒的聲音取代奄奄一息的媒體,不斷地傳播真相,這樣才能改造國家的走向與命運。

    最後,請問蔡叔叔對未來的夢想是什麼,他不假思索地回說:希望台灣能夠早日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真正自由民主的國家。然後他強調了好幾次:我希望生活在這裡的人,世世代代,都可以不用虛假地說真心話。(在他由衷的語氣裡,我聽到了深深的嚮往。)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分老少。和蔡叔叔分手時,我們互相打氣,要更努力,讓夢想成真!

    延伸閱讀:蔡炳紅已經變成蝴蝶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台灣人夠現實?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警察執法的情緒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