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44年,美軍空拍基隆的西二西三碼頭。圖中的W2W3就是西二西三碼頭的建物,可以停泊大型客輪後,圖中的圓點是基隆火車站,透過b1的連接步道橋樑,可以直通西二碼頭。而西二與西三碼頭間也有個b2天橋相接。基隆是從車站連接碼頭,迎向世界的管道。

    子洋在高中時學的是美工設計,當兵退伍後轉行做髮型設計師,「21歲入行, 才不過兩年,23歲時,我就覺得我已經變成『髮匠』,髮型設計對我而言,不再是藝術創作;每天可以剪幾顆頭,賺多少錢,我都算得出來,我可以想像自己在二三十年後的模樣,我已經『死』了,死在我現在的位置上...。

    「本來想繼續唸書,我想念實踐大學的服裝設計,想換一個完全不同的跑道,或許可以刺激出我的創作能力;我在補習班遇到一位老師,她教我畫設計圖,她也只是簡單的說,『把你心中所想的畫出來』,那時,我畫了很多設計圖,鞋子、衣服、皮帶...什麼都畫,我沒有考上實踐大學,但是,好像也沒差,因為我又可以創作了,我的心好像又活起來了。」

    「後來,我換到東區一家最知名的髮廊,基本上,只要在那個髮廊待過,大家大概就知道你設計的品質、等級或價位,我待一年就出來,自己創業」,他笑了一下,「就是在這邊開個個人髮廊,七年,你能想像我一個人在這個空間七年嗎?」子洋經營的是一人座的個性髮廊,一人座!

    「對啊!髮廊就我一個人,這個空間就只有我跟我的顧客,我不急,我一直在磨練自己,把自己想清楚,七年,我覺得商品重要的是成熟,不在於行銷,我不會覺得做生意是件困難的事情,我的店面不大,沒有廣告招牌,還是有很多陌生朋友透過很多管道來找我;我相信只要商品好,自然會有很多行銷管道,不用擔心,尤其現在是網路世界,會有很多人自動幫你傳遞訊息,重要的是你的商品夠不夠好?」子洋真的是慢慢來,善待因緣,尤其他現在正著手準備開第二家分店。

    髮廊內部的空間設計,完全是由子洋一手規劃包辦,「我發現我對空間還蠻有感覺的,這個發現,有增加我對自己的信心」,「我希望這個空間能夠讓人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全開,當對方的感官打開時,或許他的心會因此飽滿,他可以重新省思自己的生命,調整腳步方向...,當然,我沒有辦法追究這樣清醒可以持續多久,目前,我只能做到,來這裡,在這個空間,你是安靜飽滿的,你是有所感覺的。」

    雖然,髮廊的內部裝潢是以1930年代上海復古風情為基調,不過,聽起來,子洋真正意圖是希望提供休憩靜謐省思的空間,這是子洋的夢想;他補充著,「過一陣子,我要為髮廊找一個新空間,我希望是在紀州庵附近」,他強調,「不是在紀州庵裡面,是在紀州庵附近,我希望從髮廊看紀州庵,讓紀州庵是髮廊的造景之一,當然,這次的髮廊設計,就會以日本禪風為主,而且是傳統禪風為主,現代的和式設計太過花俏了。」
    http://kgs710522.blogspot.com/2014/06/japan-house.html

    談著談著,子洋說,「你知道我最大的夢想是什麼嗎?我要把那些被拆掉的老房子,一磚一瓦的蓋回來」,財團與政府聯手以都更建設之名,台北市(或全台灣)的地貌大塊大塊地被剷除,破壞速度之快,轉瞬間,斷瓦殘磚盡成高樓大廈,多少公民團體救援保留不及,眼前的年輕人卻是眼睛亮亮的說著「要把老房子蓋回來」,「沒辦法,我太喜歡老房子了,因為那裡面有感情,有人的溫暖」,「蓋回來的不是只有一棟,那只是一個點,不夠的,必須是一條線,一整條街,一個面,一個區域,這樣才能形成出整體的氛圍;然後,在這樣的氛圍中形塑出人的質感,生活在這樣的氛圍裡面,你會有所警醒的」,「現在台灣問題很多,表面上看起來,會以為『人』出了問題,其實不是,台灣問題是在環境,是在結構,是政府,這個政府處處妨礙我們的自由」,子洋經營的髮廊,座落在師大夜市的邊陲,後來改為個性咖啡館,兩年前師大夜市風波不斷時,我相信他定有不少的親身歷練。

    我跟他說,「你知道,有個年輕人,他的夢想跟你很像,他喜歡基隆,喜歡基隆車站,他發誓在有生之年,要把日治時代的基隆車站,一磚一瓦的蓋回來....。」

    子洋急急的問,「是誰,可以介紹我們認識嗎?」

    「1920年,台灣被日本人統治...」,我的話沒有說完,子洋又插話,「那些要蓋回來的老房子,很多都是日式建築,我已經想好了,我會找日本人來台灣蓋...」,子洋一直在規劃他的夢想,可以想見。

    不理會他的插話,我繼續,「1910年的台灣,被日本人統治,基隆港是台灣的門面,是台灣通往日本通往世界起點;想像一下,當你在日本搭乘郵輪來到台灣時,首先停靠的是基隆港西二西三碼頭,然後,你可以從碼頭的天橋走到基隆車站,路線細膩規劃,甚至在下雨天,都不會被淋溼,然後,你再搭乘西部縱貫鐵路,前往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日治時期的台灣,基隆港銜接著西部縱貫線,鐵道部會把火車班次與船舶的班次時間做轉乘配合,如果大船到港時間延遲,鐵道部會讓原本火車班次先行開出,然後,備妥加班車在大船抵港後載運旅客南下。」

    「你能想像嗎?早在一百年前的台灣,早已經做到車船無縫接軌,在日本人的城市計畫裡,基隆是國際商港,是迎向世界的管道,『坐船看大海』,這是當時台灣人的生活常識。」
    http://cwhung.blogspot.tw/2014/02/blog-post_1806.html

    「國民黨統治台灣後,封鎖禁海,台灣無法透過海洋迎向全世界,車船無縫接軌不見了,只剩下孤零零的基隆港灣,更別說典雅細緻的基隆車站,早就片瓦無存,消失在人們的記憶裡;你能想像台灣曾有過的美麗與遼闊嗎?」

    年紀輕輕的子洋,有主見、有信心、有夢想,很美!

    在談話裡,我試著加一點台灣,加一點在地連結,我相信,當子洋知曉台灣曾有過的純樸實在,理解台灣先輩曾有過的犧牲努力,他的心會有所觸動,夢想會更不一樣!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把政治變得有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國民黨殖民台灣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