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到「棉花田」買菜,幾位員工都是年輕人,買著買著就跟他們認識了。結帳的時候,拿出我的捷運卡,秀給他們看正面的沃草貼紙,兩個女生看了直呼可愛,我趕緊拿出兩張貼紙送給她們,並且順口介紹:「《沃草》是一間以公民參與政治為利潤、公民監督政府為營運內容的公司,很酷吧!」

    發現這種小文宣、小貼紙,是很好的交流方式,話匣子就打開了。

    「比如說,年底要選舉了,沃草就成立了一個『市長、給問嗎?』的網站,讓選民上去提問,只要妳提出的問題,認同的人數累積到一個數量以後,候選人就一定要回答。還有另外一個產品,叫做國會無雙,立法院開議時,他們會為我們播報每日戰況,比如說,今天有什麼攻防重點,主場優勢是誰,簡直就像是武俠片

    她:「就是把政治變得比較有趣,我們才不會感覺那麼沉重,才會願意關心!」

    我:「是的!」

    她:「這樣要花很多時間耶,他們怎麼有時間?」

    我:「所以,他們不是靠志工,而是成立了公司啊,有專職的人在做這些事情。類似的商業模式,在德國已經成功了,德國有一個國會監督的網站,他們透過一系列的機制對政治人物形成誘因、造成壓力,也會分析民意代表的出缺席、質詢狀況等等,讓國會更透明,更容易被民眾監督。」

    她:「那他們怎麼能進去立法院呢?有特殊管道嗎?」

    我:「只要用公民記者的身分,就可以進去採訪啊,妳如果注意蘋果日報的網路版,有很多關於立法院的新聞,都是《沃草》第一手提供的喔。而且,立法院本來就應該對人民開放的啊,立法委員是我們選出來的代理人耶,只不過,我們從小到大都被教育成不問政治,好像立法委員是高高在上的官,政治是大人物的事,離我們很遙遠。」

    她:「所以那時候人民占領立法院,也是合法的嗎?」

    我:「不是合法的,但是,是合憲的。一個國家的立國精神在於憲法對人權的保障,憲法的位階高於法律,法律不可以侵犯人權。當一個政府做出了違憲的事情,公民必須以實際行動來阻止政府,這是我們的責任!就好像美國黑人,曾經為了爭取平等的公民權,而刻意做出『犯法』的事情,只為了凸顯美國法律的違反人權。

    她:「我很佩服那些願意關心、並且採取行動的人,我們大部分人都會想,管好自己就好了。」

    我:「其實,妳不管政治,政治也會來管妳。政府侵犯人權,絕對不是只侵犯一個人,如果我們不阻止,遲早會影響到每一個人的生活。阻止政府犯法,是每一個公民的責任,因為,政府對任何一個人的侵犯,就是對所有人的侵犯。」

    講到台北市長選舉,我說:「選了連勝文,就等於同意北京指定的人選,等於替馬政府的加速統一背書。這是我們要的嗎?如果不發出聲音,就等於是默認喔。」

    她:「所以,我們真的要多關心,多方面吸收資訊,不要相信主流媒體塑造的政治人物形象。」

    我:「是啊。」我指著身上的反核T說:「如果核電廠爆炸了。」另一位店員說:「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其實,不說爆炸,說輻射汙染就夠了,我們今天買了那麼多有機食品,那麼注意身體健康,然而,一旦土地、水源被汙染了,我們所做的這一切,都徒勞無功。所以,我們一定要從源頭處的能源政策開始關心,才不會在下游做白工。」

    她們說我好熱血,讓她們忍不住也跟著熱血起來,然後問我是在做什麼的,我說,我是生命教育協會的志工,我們協會不只是關心每一個人身心的平衡,人與人關係的流動,我們更在意台灣在今天的全球世界上,到底有什麼可以跟別的國家分享的。

    她們說:哇,這樣的生命教育好特別,涵蓋的內容好廣!

    我說:對啊,生命本來就包山包海包天包地!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決定命運的主權不可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夢想會更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