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和內湖舊家巷口的自助餐老闆有約。以前和他是零互動,但上次回去整理房子時,在他的店裡用餐,並和他有簡單的對話,感覺彼此間共同的理念很快就連結起來了。

    前天下午到他店裡,感覺他的背脊又更彎了,生活的擔子雖沈重,但是台灣的建國、成為有尊嚴的國家,這使命更是他生命中甘願承受的重。

    娓娓道來中,他談到年輕時本來對政治是無感的,只想有一份安定的工作和美滿的家庭,就很滿足。但是有一次到公部門洽公,去了幾趟承辦主管都不在,其他人無法代辦,應對的態度又很差,讓他感嘆官員本是僕人,人民才是老闆,但僕人竟然如此無禮的欺負老闆。

    這件事讓他開始思考政府存在的目的,也漸漸瞭解政府的蔑視民意、黑箱作業。從此,他便勇於站出來,參與街頭遊行,有時遇到很重要的遊行,他還會生意不做,帶著全家大小去參加。

    請問他什麼是未來的夢想,他認為我們的教育一定要革新,不能再沿襲封建的士大夫觀念、要打破名校才是菁英的思維,讓大學生與職校生都受到同等的重視。

    他有三個孩子,都擁有充分的自主性去選擇興趣的科系,在擇偶方面,他給了意見後就完全尊重孩子的決定,當他們說不想生孩子,他也沒有任何的意見,尊重每個人做他的最真。他說,一個國家要往前跨越,她的人民一定要勇於破除種種框框的包袱,才可能有創新的活力。

    接著,到房客那裡,與他討論房子的事情後,有些輕鬆的對話。

    林先生是一個憨厚的鋁窗工人,太太是越南新娘,他說越南是個共產國家,政府貪污腐敗,行政效率差,在他太太的家鄉,曾有一處22公里的公路,竟然建了四年才總算完工,這在他看來是很離譜的事情,但當地居民卻默默接受,沒有聲音。

    另外,當地大小官員拿紅包才辦事的慣例,也讓他搖頭不已。那年他和太太結婚後去戶政單位領結婚證書,空等了一天,辦事人員不理不睬,他因為語言不通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最後問了當地華人,才知道要拿到證書前要先拿紅包去疏通,果然紅包送達後,事情很快就完成了。

    聽了,感覺好熟悉,這真的像極了台灣早期的官場陋規,不是拿紅包,就是對人民的洽公擺出高姿態的刁難。

    我20年前在貿易公司上班,曾經到稅務單位去申請資料,已經1:30pm的上班時間了,但辦事員還沒從午睡中清醒過來,那拖拖拉拉、表情不耐的樣子,真的是把人民當奴僕,而不是當主人看。雖然後來經過阿扁市長的整頓,整個公務員的服務品質度提升許多,但是,馬政府上台後,那些高官權貴目中無人的態度,卻越來越惡化,快要跟共產國家媲美了。

    當請問林先生對台灣政府的看法時,他舉食安為例,像這次餿水油事件,應該中央負起責任,但總統卻把它丟給地方政府,政府無能,就變成廠商與消費者在混亂中互相對立,宛如無政府狀態。

    靜芳的媽說:如果政府會想,就不會有這些黑心油的問題。靜芳說:誰叫你們以前都亂選。靜芳的媽說:以前10人裡面有12人都是國民黨的,大家都不會去想,也沒有什麼可以想啊。

    我想到古巴的民主,媒體是是政黨的,所以大家都選同一黨,現在有很多媒體,但仍是不公不義的媒體,人民要知道真的資訊還是有困難,選舉門檻高又窄,候選人就那一些,有選舉也沒用,與獨裁的統治沒什麼差別,台灣人還在自以為是民主自由的國家!要順民不耗獃、不做慈濟人不大可能。

    面對未來,我們相互期許,呼喚更多人,善用手中神聖的一票,投給對的人來當公僕,我們才可能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有尊嚴的主人。


    普世價值 / 公民行動

       

上一篇:絕望或種下希望種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被扭曲的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