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在台灣職場三十多年,前四分之一在外商,後四分之三在台廠,讀了部落客鐵平 Tipping888的文章《台灣低薪與人才外流的真相》,感覺裡面所提出的問題大都很中肯。我也針對台商和外商舉幾個重要項目做比較:

    台灣老闆認為員工是成本,而不是資產。(以前外商也一樣,因為台灣是他們的下游代工廠,但是台灣老闆踐踏自己人,更可惡。有人說:我們的工作量是日本人的五倍以上,工作效率是他們的一半不到」,原因無他?因為台灣員工不是老闆的資產。)

    台灣沒有強的勞工意識與工會組織。(外商有的有工會,有的沒有,但台灣人的勞工自主意識一直被壓抑,外商管理階層會籠絡工會幹部。台灣廠商則更嚴重,小公司沒有工會,大公司工會被管理階層掌控,至於全國性工會,國民黨政府是直接控制工會幹部。工會若訴諸捍衛自身勞動權益的罷工,常被視為非法罷工,敢罷工資方就以曠工解僱威脅,代表資方的媒體就批評罷工行為影響勞資關係,破壞社會秩序。)

    專業經理人是勞方,卻每每自以為是資方的御林軍,沒有認清專業打工仔的勞工身份。(在台灣,外商的專業經理人也都自以為是資方,因為高階經理人薪資成長幾乎是底層員工的n倍,台灣廠商更不用說,他們都甘心俯首做老闆省錢賺錢壓榨勞工的工具。)

    台灣大企業偏愛論年資排行,敘薪不按照能力,而是靠年資及與主管間的信任親疏關係。(外商尚且有一套標準的敘薪、調薪制度,台灣廠商大都靠老闆和主管的喜好程度決定。近年來,比較有制度的公司,這部份有逐漸改善,學習外商的制度。)

    你要聽老闆的,不是要老闆聽你的。(外商的台灣主管,也叫老闆。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官大學問大。老闆沒有學問,還是最大。)

    台灣老闆用不入流的薪資,請二三流的人才,企業自然無法創新與成長。(外商在台灣也少有創新成長,他們的創新研發都在他們國內。台灣只有少數有遠見的老闆,肯雇用創新研發的人才,大多數老闆只會壓榨勞工,降低成本,賺勞工的血汗錢。)

    台灣政府長期都是扮演惡劣台灣老闆的打手,而不是站在廣大勞工這一邊。(這是毋庸置疑的,台灣政府為了籠絡外商,一向不關心勞工福利,甚至於幫助外商打壓,因為勞工只要不罷工,就不會對它造成壓力。)

    台灣社會的這些現象,歸究起來,根本原因是華人社會的封建階級觀念在作祟。

    我們沒有自由人權的觀念,所以不懂得主雇之間是勞動契約的關係。我們不是雇主的奴役,除了勞動契約所規定的工作職責之外,雇主和勞工之間是必須彼此互相尊重的。

    台灣勞工如果能夠擁有正常的主雇關係,就能有自由的人權,享受應有的尊重,當然能夠學習成長,做他們的最真和最好,成就他們的專業,成為公司所需要的人才。

    台灣老闆不尊重員工的基本人權,把員工當成本,而不當資產。相對使得勞工失去完全的自主意識,不願真心全力付出。這樣的對待,這樣的勞資關係,誰是始作俑者?

    所以台灣勞雇雙方的根本問題是華人社會的魔咒——我們有一個威權體制的老大哥,合法非法都是行政權的魔手在界定,老闆們只聽行政權,哪還需要在乎司法權?哪還需要懂得什麼叫尊重勞工權益?

    延伸閱讀:台灣人低薪的答案就在工總白皮書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殖民地才自稱Chinese Taipei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絕望或種下希望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