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管理眾人之事,是「行政」;眾人管理政府之事,才是「政治」。

    聽到這句話,真是驚天動地!

    原來,我們從小學習的政治觀念,是「法西斯」、「威瑪共和」的中央集權,而不是歐美先進國家、權力制衡的政黨政治,所以,我們不懂守法的意思是「政府要守法,人民雖不可違法、但更受到憲法的保護。」

    所以,真的要懂一點歷史耶,才會知道,我們正在重蹈哪一段歷史的覆轍。可嘆的是,我們連學習到的歷史都是扭曲的,民國是假的(以黨為國的國,不屬於人民),憲法是假的,ROC是假的,被一個完全不肯面對現實的政權統治數十年,讓我們也都與現實脫節了,連Chinese Taipei就是殖民地的自稱,都不知道。

    所以,談政治,真的不是為了談政治,而是在談自由。因為政治會影響信息的流動,讓我們的信息扭曲,思考不獨立,心靈不自由。

    我們可以想想:把錢捐給不問政治的慈濟,會讓我們對世界多一分了解嗎?會讓訊息更透明、流動嗎?如果,只是多一分誤解、而不是了解,那麼,這樣的宗教,不可能讓人真正的自由。

    在先進國家中,有公權力的人不守法,是很嚴重的事情,但在台灣,有公權力的政府犯法卻被視為當然,反而是沒有公權力的人犯法,往往被看得很嚴重。所以,才會有馮光遠盛治仁「人渣」而被判刑的荒謬案例,馮光遠針對的是盛治仁的公職(文建會主委),凡是公職、或動用到公款,就應屬人民可監督的範圍。龍應台之所以會說出公布財產是侵犯她的隱私,也完全是公私領域不分的無知,身為政務官,她的薪水來自人民的納稅錢,但卻抗拒人民對她的監督,真是貽笑大方。但為什麼她可以如此大言不慚?為什麼像盛治仁這樣的公職人員,可以完全不用檢討?因為欺負我們對政治的無知。

    在先進國家,政府是人民的工具,在台灣,政府卻變成奴役人民的主子。在先進國家,政府的存在,是為了保障人民的權力和自由,但在台灣,政府的存在,卻變成是為了維持政權的萬歲、萬歲、萬萬歲。

    國民黨政權,基本上就是一個輸出恐懼的黑幫,當我們的政治黑道橫行,我們卻「認命」、「安分」地做一個善良的人,這不是真的慈悲。真正的宗教會讓我們勇敢做對的事,真正的慈悲是願意去守護別人的自由,不願看到有人做奴隸,就像民權運動中,美國黑人所展現出的勇氣和行動力,他們難道不怕嗎?當然怕!但是,若不透過強烈手段的抗爭,當年歧視黑人的美國白人,會懂什麼是人權嗎?

    正確的信仰,會跟人性的光明面接軌,跟人性的黑暗面接軌的,不是信仰,而是認命,認命是偽信仰、是反宗教的宗教。在台灣,我們看到的主流宗教,卻是後者,總是要我們不過問政治,對政治黑道服服貼貼,讓他們公然慷人民納稅之慨,為所欲為。

    去挑戰黑道政權,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沒錯!但是,即使我們不去面對它、挑戰它,一樣會犧牲生命!因為,一個走向錯誤的政權,會帶來很大的災難,每個人都會受到影響,沒有人可以倖免於難!

    公共佛學的核心價值就是自由。

    當我們每個月領的錢僅可餬口,被壓榨殆盡,又沒有精力、沒有管道爭取更合理的待遇,這不是自由。當我們為了一份薪水而唯上是從、不斷妥協,無法衷於自己、獨立判斷,玷汙了自己所學,這不是自由。當我們的善行建立在漠視與無知,扭曲了真,這不是自由。當我們的政府任黑心商品橫流,卻只會用納稅錢來選舉、鞏固政權,這不是自由。當我們的房價不正常地上漲,土地被當成商品炒作,供需失衡,讓年輕人不敢結婚、生小孩,這不是自由。當國家門戶大開,任中國資金、服務業、貨物、人流大舉入侵,卻又說只有這樣才有出路,這不是自由。當我們無法想像這塊土地上,有一個水更乾淨、空氣更清新、生態更平衡的未來,這不是自由…

    自由是 —— 職業無分貴賤,每個人都能活得充滿理想與熱情,並且用自己的理想和熱情,來感動彼此。

    自由是 —— 每個國民都敢有跟第一等國家比的志氣,相信我們可以比那些進步國家更懂政治、更懂宗教、更懂教育、更懂環保…。

    懂自由,這才會是台灣真正的驕傲,這才能真正展現出信仰的力量。

    但「中國台北」的殖民地政府卻告訴我們,自由不能當飯吃,人權不能當飯吃,要政府守法不能當飯吃,當低薪資工奴勝過當菲傭!

    不論是在看待政治、教育、宗教、環保…,一定要有格局,要去問:什麼是世界第一流的政治、教育、宗教、環保…?如果沒有這樣的格局,我們不可能看得清楚,不可能了解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

    左腦是「現實」,是「我」,是「時間管理」;
    右腦是「理想」,是「無我」,是「當下即永恆的時間觀」。
    理想和現實,不能偏廢。

    修行,就是好好面對自己的兩個腦,現在,是哪個腦出問題了?
    左右腦並重,才可能開發真正的慈悲與智慧。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人有尊嚴國家才有尊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把員工當資產,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