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中秋節,藏身巷弄裡的「台灣ㄟ店」,沒有休息,老闆忙到全身是汗,「我要把地下室整理起來,為以後做準備。」

    堆滿了書籍、T恤、書櫃、木板的地下室,雜亂到難以立足,肯定是要花一番工夫才能重新調整歸位,老闆怎麼想到要整理地下室?

    他說,「2016年,本土政權一定會再度執政,到時候,台灣e店已經準備好了;我要把一樓跟地下室區隔開來,一樓店面放的都是以台灣為主題的圖書,我要把地下室規劃成思想討論空間,陳設有關明治維新、北歐芬蘭瑞典的資料,我們要在這個空間裡討論,怎麼讓台灣更好,怎麼跟國際學習,怎麼落實...。」老闆讓我想到日治時代的臺灣人只要小學畢業,文字閱讀能力就很優,國民黨統治下的小學畢業生,文字閱讀能力就很不如,究竟怎麼回事?因為國民黨人有「華夷之辨」夢幻著中華帝國的不可一世,不屑也不想跟外國人學習,不像日本人脫亞入歐,日本人早就看見漢文化的固步自封,守舊不長眼,日治時代對外國新知的求知欲是國民黨據臺時期的新一代臺灣人無法想像的。

    在老闆的言談舉止裡,看不到抗拒國民黨政權無能無賴無心的低沈無力,看不到受到一連串公共議題打擊後的悶與嘔。老闆在心裡彩繪著台灣的未來,因為他已經看到台灣的下一步,他一臉的笑意,是信心十足。

    「我在1993年開店,剛開店的前三個月,每天攏足見笑,頭都低低的,不敢抬起來,『生意那會這麼差』,都沒有人上門,後來是綠色和平、蕃薯..這些地下電台跟主動幫我跟大家介紹,我的生意才慢慢好起來。」


    (老闆吳成三黃妙齡夫婦)

    在谷底的谷底更有信心

    「開店21年,我現在的營業額已經是谷底的谷底,比剛開業時還要差,不過,我是更有信心」;現在的生意很差,幾乎掛零,老闆一點都不擔心,為什麼?

    「剛開業的時候,還在摸索學習,現在,我這家店已經成熟了,我收集收藏的台灣圖書、CD、T恤或相關產品,算是很完整,很多書籍在別家店都已經下架了,要找,只有來我這裡」,老闆很自豪的說,「我可以算是全台第一家,而且,還可以給其他本土書店做參考,像嘉義洪雅書房的余國信,他要開店之前,就有來我這裡看看。」

    老闆深信2016年,本土政權一定會再起,「現在就要開始準備,要準備,很簡單啦!就是讓書店的內容更完整更豐富,經營更多元,有地下室、有臉書,要讓更多人有機會看到台灣本土的美好,2016年以後,台灣文化一定會推廣出去,到時候,都沒有東西,怎麼推廣?這才見笑!」

    而且,老闆還加上一段,「我這家店,早晚要讓年輕人接手,我把她整理好,傳便便(台語),年輕人接手後,要加要減要改,也比較方便,總不能留下一個破破爛爛的攤子給人家吧?」

    老闆的臉上有光,心中有夢,雖然,我們都還不知道那位要接手的年輕人在那裡?

    說起台灣的年輕人,老闆臉上的笑意更濃,難掩佩服。

    「了不起,了不起,現在台灣e少年人,比我們那個時代強太多了,他們想法靈活、沒有包袱、很有行動力」,老闆順手跟我介紹架上的一本新書《魯蛇之春——學運青年戰鬥手冊》,老闆娘在旁邊笑著說,「又來了,又在藉機會推銷書了!」

    「不是啦!我是在說我心內的感動」,老闆質樸的說,「那天(8/11),我有去參加他們的新書發表會,這些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從野草莓到反媒體壟斷、大埔,每次運動表面看來都失敗都很挫折,但是,仔細想起來,每次的運動還是有一點點的小收穫,實力一直在累積,這就是魯蛇的精神」,「這本書完稿是在3月16日,那時候《太陽花學運》還沒有發生,你就知道這群年輕人已經累積多少實力,你就知道...」,老闆說到這裡,我已經很想哭了,因為透過他的角度與傳達,我看到一幅很美麗的台灣圖像,裡面盡是愛、希望、陽光與信心。

    不過,老闆卻又是害羞的說,「歹勢啦!這本書,我還沒有看完,看不到三分之一,太忙了....會重新規劃店面的陳設,會整理地下室的空間,都是這些年輕人給我的靈感。」

    老闆順便介紹他在臉書裡一段po文,「最近你看過《魯蛇之春》嗎?它與史明先生的《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樣令我驚喜。前者更是我當前仔細閱讀的佳著」,他解釋,「史明最近在辦簽書會,他的《台灣人四百年史》是很經典,我這樣寫的意思是,《魯蛇之春》也是另外一種經典,可以跟《台灣人四百年史》並駕齊驅的經典」,他笑得開心且得意,「我要幫這本書宣傳,但是,又不能太直接,我是用心想,才想出這句話。」

    老闆經營臉書一段時間了,「我的臉書跟別人不同,別人的臉書不是好吃好玩,就是轉貼新聞時事,我的臉書內容都是自創,別的地方找不到的,我會翻拍店裡的作品,跟用不同的角度大家介紹台灣。」

    (台灣e店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taiouan.e.tiam/timeline

    「我看過小英的臉書,內容太政治了,看久了會覺得單調,我想跟她(小英)說,要增加點東西,要增加什麼?口說無憑,我總要拿出個實體給大家觀摩參考」,就因為這樣的想法,老闆一頭栽進《臉書》的世界,「不管多忙,每天一定是兩小時,每天做一點做一點,到了2016,內容就很豐富,到時候就可以加在小英的粉絲專頁,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美好,一定會有人轉貼的」,老闆一點都不擔心現在的點閱率,他只管把眼前的事做對做好。

    老闆還有想做的事情嗎?

    「有啊!有啊!要讓台灣回到原來的美麗樣貌!」

    喜歡登山的老闆,胸襟裡盡是台灣的森林,「山頂的風,好清涼!山區裡,每一處的林相,每一處的植栽,都不一樣,陽光從樹叢裡照射下來,水啊!」

    老闆說,「我要把台灣的檜木,一棵一棵的種回去,這是台灣的特色,一定要保存」;在國民黨近七十年的統治下,台灣的山、台灣的水,已經破壞到無以復加,台灣特有的檜木林,已是砍伐殆盡、難以修復,但是,在老闆的心裡,卻一直矗立著三四千年的檜木林,「我要一棵一棵的種回去,讓它長回原來的樣子!」

    老闆已經為三四千年後的台灣在做準備了,還有想做的事情嗎?

    「有啊!有啊!台灣的原住民。早期開店時,我跟陳明章到布農族部落收集原住民的歌聲,就在很簡陋的地方,大人小孩一起唱歌,也沒有規定一定要怎麼唱,每個人都在唱自己的,合起來就是很好聽」,說到這裡,老闆很陶醉,「原住民的分享,每個人都被尊重,那種精神,全世界少有...」,「我現在在這方面,收集的資料不夠多,認識也還不夠,我也還沒有整理好;但是,只要有機會,我會很想介紹台灣原住民的『分享』...。」

    會有「台灣ㄟ店」,是因為「在美國唸書時,我所認識的大學教授都很有知識份子的風骨,他們可以跟我美國種種文化現象,可以跟我談時事,他們很敢批評政府,什麼都可以說,相形之下,我會覺得很見笑,好像台灣沒有屬於自己的文化,然後,再加上國民黨把我們綁得死死的。」

    「解嚴前後,我正好從美國回來,很熱衷參加社會運動,那時候正好是520農運,我每天從新竹搭車來台北...在運動的場子,有個噶瑪蘭人,他就用推車在那裡賣禁書,我總是會看到他,有一次,我問他『為什麼不開個書店,專門賣台灣的書?』,他跟我說,『你以為開書店這麼簡單』...,就是被這句話激到,我想盡辦法一定要開一個跟台灣有關係的店。」

    然後,「台灣ㄟ店」出現了,至今21年。

    透過老闆的推薦,我買下了《魯蛇之春》,光是閱讀開卷作者序「致夥伴:我們不打算逃走」,就讓我含淚,不只老闆的感動讓我感動,更多的是「台灣」讓我感動!是「one world, one dream」讓我感動!

    「今年72歲,還有很多事想做」,老闆笑盈盈的說,因為心中有夢,有很多跟台灣有關的夢,me too!

    延伸閱讀:《魯蛇之春》致夥伴:我們不打算逃走/墨者工作室作者序 (張勝涵)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男性社會的性別懲戒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管理政府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