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從某個遠處來

    踏向另一個

     

    這裡的一切這麼真實

    沙灘

    腳印

    還有臉上的風

     

    那個夏暮

    兀立在山的頂端

    任由尋覓的心雲散

    且遺下一抹尚未封蓋的

    顏料

     

    而這裡

    我似乎可以想起

    那已經遺失的

    作畫的表情

     

    每一次抬頭

    便重新渲染

    人與海平線的關係

     

    唯透明的眸子

    難以揣度

    近海與遠洋的色差

     

    這一橫是晚霞

    這一撇是斜陽

    這一勾

    撩起心頭的隱微

     

    請別再問

    我的來處不喚作故鄉

     

    請別再問

    讓我高飛的並非翅膀

     

    請別再問

    莫非你沒看見

     

    這沙灘

    這腳印

    還有臉上的風?

     

    浪花在一旁笑等著

    一個字兒

    也沒說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夢想的婚姻關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男性社會的性別懲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