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想到禪堂密閉空間吹不自然的冷氣,聽筆電播出的蟲鳴鳥叫,怎麼都不會連結到「森林」?未引領,先被自己想的亂流打敗。

    回來「認真」看一三的想法:

    如果森林的聲音代表地籟與天籟,您我引導的聲音就是人籟了。

    我的想像是:引導的聲音沒有很多,只是幾句關鍵字,然後讓天籟、地籟、人籟來引導。

    在森林裡,不需要示範,也不需要太多的技巧說明,你我就像投影片中的爺爺,只是帶著大家傾聽萬事萬物的聲音...

    修正原稿力求簡明有神,好像一次沐浴身心,接受了禪堂環境的不適應。發現六度的鍛鍊必須先有嚮往(我喜歡自己認真有精神的樣子)。這關乎解脫知見,平常很疏懶不想問自己「我喜歡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問我也答不出來,今天藉由觸境看到了!認知這個解脫知見很重要,可幫助我在困境裡脫縛。

    兒子也跟我一樣懶散,問什麼都答不出來。以後我要幫助他建立解脫知見,當他解決一件事情開心流動時,追問他「你喜歡你現在的樣子嗎?」、「你知道這個開心裡面有什麼元素嗎?它就是你的優點。」

    午後經行看到天空中一片白雲形似綿羊,其脊背平直似一條尺,跟著我同步經行,我好奇停步欣賞,只見它往前拉長了頭,忽然消散在空中。另一端也有二片雲一前一後的角逐競賽,我感覺它們在不同的空間下,正好奇它們會怎麼交疊,忽然一片雲散開來,迅速消溶在空中-恢復一片湛藍!倏忽變化難以置信!感覺它們「簡直在開我玩笑!」,還好這回我未隨習氣亂想,忽然間,感覺雲的心還在。沒有沮喪,反而是發現新大陸的開心!

    人就像雲,軀殼消失後心還在世間,死亡並不可怕,怕的是心不正!爸爸生前有許多話想對我說沒說,現在我完全懂爸爸的心,相信他天上有靈也知道我懂了!

    曾經參加澎湖慧濬法師的禪修,叫我們想一件無常的事參透無常,法師有他心通,站在每位學員面前看你如何參,沒開悟就棒打!有人被打得從高腳椅上摔下來,出家人都被打哭,我快被嚇死。他說我是最怕死的一個,怕死也沒有豁免權!…我始終不解看外在事物變化無常,跟開悟什麼關係?看白雲,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自認不受教不可能開悟的啦。

    後來皈依的師,不用那種奇怪棒喝的方法,我的皈依師尊重和鼓勵我們作最真的自己,讓我們百花齊放,這才發現白雲很可愛,感覺它生死一如。

    中午用餐時,支氣管老毛病發作,我一心嚮往森林的寂靜帶我進入開闊的覺受裡,一瞬間回神,呼吸已暢通。很想知道呼吸由阻塞到暢通的過程細節?感覺取相比我觀呼吸還速效。

    教會餐飲部看<GOOD TV>頻道牧師傳福音,指人犯了第十誡:貪別人的丈夫妻子…,跟佛教講五戒有何不同?動輒用道德規範束縛人,背離人性,難怪會覺得嚴肅。不如我的皈依師鼓勵人作最真的自己,有尊重和自由,自然會找到對世間最好(少苦離苦)的路。

    牧師說故事,買家大意多付500元,賣主向神禱告第二天一定要還人家,不可再粗心犯錯。牧師以此人之見證喻善行,我感覺牧師有世間思惟而生疑:這不用信宗教都會做,只是一個正知動作就不致於忘記。賣主沒有貪念或不好的習氣,還需要禱告嗎?禱告的目的是在榮耀神吧,而非有所求-請祢幫助我記住這件事?為何牧師講的故事都是芝麻綠豆,像說給小學生聽的?因為信教的人智力有障礙嗎?

    沒有主動找餐廳員工對話,因為是教會的地盤,走出教會我就敢問。這是框框嗎?

    問兒子對工作有無夢想?上次問他不答,今天他心情好。他對公司(統一超商加盟店)的前景不看好,所以準備去學電玩遊戲設計(他的興趣)。他說已看透公司制度出問題,總公司壓榨加盟店,抽取太多加盟金,現在店老闆收入只比員工多一點,快經營不下去了。統一企業拿中國政府給的「賣台」錢,在台灣搞壓榨(加盟店),恐怕會掀起連鎖倒閉風。

    提到一位作機械師傅的高工同學,一天工作14小時,體力不堪負荷也辭職了,現在又去讀大學,畢業後一樣會面臨工作困境啊!我為他們感到遺憾!中小企業原本不想壓榨勞工,礙於無人疼的勞保制度及上游大企業主的壓榨,最終將與勞工一同受害。

    越來越清楚坊間流傳年輕人眼高手低不肯作學徒的說法之荒謬,以前作學徒還有未來遠景可期,再刻苦也願意學,現在沒有未來,只有無盡的壓榨,誰肯進入這個體制?這不人道的世界,豈可能讓正常人再有夢想!

    對兒子我並沒有心疼不捨,因為只是小苦,跟台灣政治之大患不成比例。喜歡台獨機關槍李柏璋寫<被政治凌遲的總統>,記住阿扁的提醒:這條路上千萬不能怕累,島國才能前進。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認賊作父何時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夢想的婚姻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