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問早餐小販(基督徒)對國家社會的夢想,她說耶穌死後上天國,有一天會來人間當王解決世間所有問題,所以不必擔心現世亂象,基督徒不談夢想。我說不談現世問題,你們就找不到信徒。

    我分享自己的夢想:我要生長在一個自由平等有人權的國度,每個人都是上帝的寶貝,每個意見都被尊重。因此現實面我會督促前里長為里民做一些有用的事(爭取人行道的通行時間、道教宮搬出住宅區),她一聽到跟自身有關的公共事務馬上有感,原來她也有「夢想」!

    她說以前跟我一樣有熱情,三番兩次受挫後已經喪志。我說不管世俗如何看我,我只要上帝喜歡我,別太在乎結果。反而我都退縮不做,上帝才會不喜歡。看太陽花學運,學生手無寸鐵對抗手持鐵盾警棍與鎮暴水車的國家暴力,犠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才是真正的宗教家精神!她若有所思說難怪很多人不信基督教,引來一陣深思。

    返家遇見里長,我主動打招呼,關心他瘦身有成。他欲言又止提到1129,我想問他對國家社會的夢想,怕他沒有夢,答不出,又想問「過去的他」與「現在的他」有無遺憾?沒問。我們彼此互望,他感覺到我的善意,我感覺他有些心虛,我只說一句加油。決定勇敢邀請他來作夢一次。

    問候鄞山寺一位機動保全,他談高中發生3次車禍傷到頸椎30年未癒,賺錢都用來療傷,身邊不乏貴人,但不願談夢想。成見判定談「國家社會」的夢想=談「政治」=大凶,避之唯恐不及。當我分享我的夢想,他直說「沒用啦!」。我見識到真正的病是心病,他忽然變得比實際年齡還「老」!

    再問一位有機店員(從小受洗的基督徒):「上帝給妳最大的禮物是什麼?」她不假思考說:「家人」,我反問:「沒有家人,上帝就不愛你嗎?」,她重新思考說「平安、健康」,我不再反問「若是殘障者,上帝就不愛你嗎?」,跟她分享海倫凱勒的夢想,如果讓她多活幾天,眼睛復明耳朵復聰口能說話,她看到的世界會是如何震撼人心的感動,她回答我「對嘛,我的意思就是平安、健康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深者見深,淺者見淺。

    我覺得上帝的全能永遠夠我用,心活著(意根受用)如殘疾的海倫凱勒,比任何六根正常(所謂的平安健康)卻不受用的人,還能領受上帝的禮物。關鍵在受用,想到師千呼萬喚--別把宗教做小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我夢想的夫妻關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她的客戶是「馮光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