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竹山的圖書館昨天很難得的請了成大教藝術史的教授蕭瓊瑞來演講「走看台灣美術簡史」。原本我以為在這小城鎮,來聽的人應該不多,沒想到竟是擠得滿滿的,連走道都坐滿了人。當教授問起一些冷僻的問題,也有很多人都能回答。在中南部還是臥虎藏龍。

    教授和一般死板板的教授很不一樣。他一開始就說,教育就是要讓人感動,讓人聽到入耳入心有趣味真「心適(台語讀做sim-siek)」。但我們的教育學國文是背解釋,根本談不到美的薰陶,根本不會讓人讀起文章有哭有笑。我們的音樂只叫人認識音符,享受不到音樂帶來的快樂。

    他說,台灣不是只有三百年歷史,早在五萬年前就有長濱文化。台灣自有自己獨特的藝術,像是全島都有出土獸人合一的玉飾,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的。我們的原住民不是像我們想的那麼野蠻無文,像是達悟族人數不多,卻能不斷做出不同款型的帽子,也會做出全世界最美的平板舟。還有很多原住民能織出華麗多彩的服飾,其紋飾之美,讓我們自嘆弗如。教授放了幾張原民采風圖,讓我們看到原住民其實有很多方面是先進的。譬如,他們的女人還可以自己擇偶,覺得滿意就牽著男子的手,宣布他們結為夫妻。

    明鄭時期帶來了漢人的文化,但教授說,台灣人畫的畫,寫的毛筆就是和中國不一樣,比較狂野,比較不受拘束。像是有一幅蟾蜍,吐出的舌頭像變色龍可以在空中打了好幾轉。鄭成功、林朝英寫的草書就是狂放不羈,愛作怪。教授也幽默的說,三太子在台灣非常盛行,表示台灣是一個年輕的文化,難怪童子軍能當道。

    到了日治時期,因為面對日本人的強大武力,無法武裝對抗,所以有黃土水等人的新美術運動,表現台灣獨有文化。黃土水 24 歲時有一個「甘露水」的大理石雕刻,入選1921年第三屆日本帝展,作品是一名清純的女孩脫下衣襟,以年輕的身體迎向前方,宛如台灣的維納斯誕生。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陸(中)生不是台灣公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對話的壞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