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酥餅張國城對談「有關國家與國民的十二個謬論」,張國城首先解釋說:政治學上定義的國家,有五個要件:領土、主權、人民、政府,被國際所承認。

    主權不只是對內,對外也要有一定的彰顯,如果主權不被國際所承認,那麼,該政府在國際上代表國內人民的能力,就會有限,例如:北賽普勒斯在大部分國際組織,是沒有會員身分的,因此,無法在國際上代表它那塊土地上的人。

    同樣的,台灣也沒有被國際廣泛承認,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打壓,另一方面是自己沒有承認自己這個國家,對外並未以「台灣」名義從事國家行為、或跟其他國家簽訂條約。在國際場合上,我們往往以「中國的台北」的姿態出現,我們選出來的執政黨,還叫做「中國國民黨」呢!

    聽到這裡,我就覺得很感嘆,可能因為長期以來,我們被「中華民國」這個早就在國際上消失的幽靈體制所綁架,所以,我們連最基本的「國家和國民應有的正常關係」都不懂。

    國民,是擁有這個國家國籍的人;國家,就是這群有國籍的人的組合。國家的主權,來自這群有國籍者的政治意志。

    台灣人展現過自己的政治意志嗎?沒有。

    以至於,我們的國家,也無法在國際上彰顯主權。到今天,滯台中國人郝柏村還可以大言不慚地說:台灣前途由全中國人決定。

    最近,剛好有些事件,凸顯了台灣人對於國民和國家關係的懵懂。

    前陣子,王丹尋求幫助回台灣就醫,有些人說,「有繳稅的就應該享有國民的權利」,其實,國民身分跟繳稅沒有關係,一個外國人不會因為稅繳的多,就比較容易取得國籍,有國籍的人,如果收入不多,可能也不必繳稅。

    酥餅舉例,在美國,基本上有三種身分,一,沒有居留權的外國人,二,有居留權的外國人,三,國民。繳稅時,本國人的扣除額、寬減優待,都比較多。反而是第一種身分(酥餅在美國前十幾年的身分),需要繳的稅最多,待遇卻比不上第二、第三種身分。

    這不只是在美國,在大部分正常國家,政府都會保護有本國國籍的人,而對於非國民的人,待遇都比較差。所以,才有所謂的貿易協定,就是希望本國人到了外國,可以跟當地人享有同等的優惠待遇。

    另外,就中國學生蔡博藝要選淡大學生會長的事件,蔡博藝熱心參與公共事務,不容否認,然而,中國人本來就不是台灣公民,當然不應該享有跟台灣公民同等的待遇,就像臺生在中國也一樣不是中國公民,當年我在美國唸書,同樣也不可能跟美國公民享有同等的公民權。蔡博藝曾發文表示「陸生在台作爲次等公民的狀況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我覺得,那是混淆視聽,把台灣和中國看成同一國了。

    之所以有國籍認同的錯亂,當然要怪我們自己選出一個以「中國」為名的執政黨,在國際場合,又頻頻以「中國的台北」自稱。

    有人說,「國家對不同國籍的外國人差別待遇是種族歧視」,所以,我們對中國人應該要等同我們對其他的外籍人士。然而,正常國家本來就會對不同國籍的外國人,有不同的差別待遇啊,比如說,一個台灣人和一個英國人要申請赴美簽證的條件,本來就不一樣,又比如說,德國對比利時人一定比德國對美國人好,因為德、比兩國在地緣、文化、經貿合作上關係都較密切。

    正因為台灣長期以來被鎖在「一中」的框架下,與他國沒有正常的交往關係,所以,我們都不太清楚國與國之間正常的互動理應如何

    前陣子,台灣藝人在中國吸食大麻被捕,引發司法人權問題,更有陷入刑案台商在中國未經正常審判程序被判處死刑。這些問題都凸顯了台灣政府完全沒有盡到保護台灣人的義務。有人替政府辯護說:「我國國民在外國犯法只能任外國政府處置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事實是如此嗎?不是的,因為,我們不是該國國民,代表我們並沒有同意該國的法律。

    台灣人在國際上受到台灣政府的保護,是每個台灣人應享有的權利,但因為我們的教育向來只強調國民義務,不強調國民權利,所以,當我們的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權被剝奪了,當我們的受教權、財產權、集會遊行和言論等等自由被剝奪了,很多人是無感的,不痛不癢。 

    甚至有人說:「地球人才是最自然、最崇高的理想。」想像一下,如果全世界真的只有一個國家,我們會更幸福嗎?想像一下,全球要來投票選出一個政府,票數最多的恐怕是中國人,你願意嗎?或者,以現有的國家為代表,一國一票,那麼,瑞士人的一票、比印度人的一票,不是有價值得多,這樣公平嗎?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露西」的「政治繞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教育讓人感到心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