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聽一場好的演說,真是一場享受,飽滿又幸福。

    講者從喜歡自己談起。喜歡自己,別人才會真的喜歡你;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卻要別人喜歡他,或依賴別人的喜歡才能喜歡自己,實在很為難。

    我們的喜歡自己跟長相、身材、才華、財富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單純在生命中感受到生命的美,能受用六根,生命存在本身就很美,眼睛能看、耳朵能聽、鼻子能嗅、嘴巴能嚐、皮膚能觸、意根能想就很好了,能欣賞天空、大地、流水、陽光和微風,能享受天籟、地籟、人籟就很幸福,生命本身具足一切,每個觸都是第一觸,讓這樣新鮮唯一又全方位的遍觸一切,就是禪。好簡單噢!每個人只要悟到,就可以明心見性、解脫自在,這才是直指人心又眾生平等,只要一回頭就找到了。

    聽講者依序的提問:生病了還會喜歡自己嗎?

    講者說平常就要儲糧,看有不看無,總是還「有」的。注意力不要放錯。病重太麻煩別人怎麼辦?講者說盡可能獨立,活出生命的尊嚴,每個人都要問我對世間的貢獻是什麼?平時就要問,才不會迷失方向、輕重不分,活著不是苟全性命,活著是要活出生命的真善美,這叫做尊嚴。

    有一聽講者問:平時不苦不樂的時候多。

    講者說那是不夠受用,真的受用喜樂會如挖到井,泉湧不斷,會想分享,而分享越多喜樂又更多。喜歡自己才有真正的夢想,因為夢想不是跟別人比,是一種喜樂盈滿的感覺。靜坐是練習身體回到最自然、最本然方法。一旦學會受用喜樂,上座下座皆然。反之,一下座比較心一出來,得失心一出來,沒有回正就會不喜歡自己。

    受用是身體的受用和心的受用,心是大而無外(像神)小而無內(無比謙卑),認識到我的心是這樣的心,就是「開悟」,這樣的生命會很過癮,很願意分享,這就是「夢想」。呼喚夢想生命才有意義。

    聽講者問:行動力不足怎麼辦?

    講者說只要喜歡自己的身心,直心行去,願意分享,每個當下都是禪。哇!一句話就截斷眾流,想蘊不起,太讚了,直接回到第一觸,回到身體的單純受用、心的最大最小就好了,沒有拉扯和懊惱。

    講者說:東方習慣從高度來看,容易大而化之,踩空;西方較實事求是,認真的在政治、經濟、社會…耕耘,有很多具體的成果。他們不相信政治,政治只是必要的惡,一定要透過制度限制這個有干預別人自由的最大權力。華人最大的病灶,就是用一套內聖外王的說詞,把政治和道德混淆在一起,這是非常危險的,也造就了華人的人治和特權不斷,大家只想錢和特權,利出一孔,完全無視自由、平等、主權的可貴。

    自由、主權和六根通暢喜歡的自己,是要同時去努力的,沒有主體性,不可能體會六根通的舒暢,不要再用「牢籠中的自由」沾沾自喜,這是一種逃避、麻痺與愚蠢的做法。

    講者說:世間事很簡單,科學就是化繁為簡,服務就是省時、省事、省力,禪讓我們看到最關鍵又最省力的點。台灣的政治完全離開服務的精神,太多的人為操控,非常的不自然,國民黨把台灣當囊中物,掌握一切資源,給補助好像在法外施恩,大家汲汲營營找關係找特權,一般人都被籠絡壓制在這樣扭曲的體制中,很少人敢做最真的自己,很多人不喜歡自己,也不敢有夢想,這是死灰的國土,我們要用我們嚮往的真來打破這樣的「宿命」。

    以為國民黨打不倒,是台灣最大的魔咒,最多無力感的來源。事實上,只要每個人都願意回心轉意,做自己的最真最喜歡,就能恢復活力,一夜變天。事在人為!

    只要我們願意談夢想,人人開始有夢,相信對國家的嚮往會是很接近的。(我的夢想就是創造一個每個人都可以做夢,大家都會來幫他實現夢想的國家)

    今天的演說,有問有答,此起彼落,珠光交映,自然流動,層層深入,講者的引導精彩無比,又有很大的留白和空,音符不斷響起,像一首完美的協奏曲。真理一直都在,只等著有心人發現。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 人有比較心,就不夠自然,就不受用當下,就不會喜歡自己了。容易患得患失!認識了自由,喜歡自己,就覺得這樣的生命很過癮,不怕失去此寶貝,就會想跟周遭的親友分享,對未來自然就會有夢想。

    台灣人說:不要管政治,這等於說政府限縮公民參政的「不自由」或犯內亂外患罪出賣主權,公民也不要管嗎?很難想像民主國家會容許這樣的政府。(09-02-2014 一智)

上一篇:當下的受用與美感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無條件的喜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