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這次禪修的主題是喜歡自己,這很平常但卻不容易做到。

    「因為我們對自己的喜歡往往要依賴別人喜歡我,我才會喜歡自己。但真正的喜歡是喜歡生命的存在—我喜歡我這樣的生命,只因為可以看到日出月落、看到海看到山,因為我能呼吸,因為我能受用—感受和體驗,心能打開所以受用。」

    我不會依賴別人喜歡我來喜歡自己。如果你真的喜歡自己,別人要不喜歡你也不容易。而喜歡自己,只因我能受用世間的美好,能受用天籟地籟人籟的美。微笑不是應酬,是從心裡湧出的自然,是一種很自然湧動的感恩與感動,這樣的感恩心才是自然的。而不是我的才華、財富、學歷、身材、美貌比人好!

    單純受用生命的美好、懂大自然的美不用比。孔子說「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但中國人到底懂不懂他的話?懂才能傳承,而不是血統。

    師大學前只讀古文,有反智傾向,擅長論述,直到大一國文老師要求寫抒情文,這才發現通曉儒釋道經典的他竟無法寫抒情文,於是開始大量閱讀西方書籍與文學,從此走出了東方象牙塔。

    喜歡自己才會有夢想,跟別人比就不容易有夢想。事實上,不要比排名,成績過得去就好。

    嗯,這讓我想起很多年以前,有一次在麻豆銷售時遇到一位很棒的客戶,是曾文家商的一位班導,老師就曾和我分享,她常告訴家長,孩子考九十分了,不要再逼他考一百分,因為花一個鐘頭考90分的孩子,可能需要再花兩個鐘頭才能考一百分,但這兩個鐘頭卻可以做更多事讀更多書玩更多遊戲!

    哪一種投資報酬率高?聰明人一看便知!

    當生病身體不舒服,只能臥病在床時,如何喜歡自己?師說平時就要存老本,要喜歡自己。受用的回憶會起作用。

    這讓我想起我記憶中最欽佩的幾位藝術家,都是病人。

    二十世紀野獸派--馬諦斯(Henri Matisse 1869 ~ 1954)1941年,72歲的馬諦斯因癌症開刀,就此困坐輪椅,他請友人幫他準備材料,讓他意外地發展出傑出的剪紙拼貼藝術,更沒想到這一系列「爵士」作品(意指即興的才華)竟將他的生涯推向另一個高峰。據馬諦斯的說法,他活生生地就像和觀眾在現場似的。「伊卡」、「馬戲團」、「舞者」……等。「爵士」系列的剪貼畫充滿馬戲團的雜耍、神話傳奇和探險旅程,充分展現馬諦斯掌握色彩、造型與空間交互關係的嫻熟技巧。正印證了今日的開示:平時的有,讓他在「無」時得以無中生有

    又如20世紀表現主義的天才畫家德裔瑞士人保羅克利(Paul Klee)(1879 ~ 1940) 當他罹患罕見的皮膚硬化後卻激發他繪畫生涯的狂潮,彷彿是死前的最後安魂曲…

    「色彩附身於我,我不用追逐」,克利在日記裡寫道:「色彩和我合為一體。我是一個畫家。」"Color possesses me. Idont have to pursue it…. Colorand I are one. I am a painter." 

    1937到1940克利去世之前,他的藝術生命再現火花。在這段狂熱的歲月裡,他一共畫了1538幅作品。他一度疏離的線條,這時變的粗野大膽;他的符號、圖形慢慢抽象化,而他的油畫作品也漸趨龐大。他持續全力投入繪畫之中:他的名字開頭縮寫「P」開始出現,他所創造的煙斗狀、類似鑰匙的圖形接連出現 ─ 如同法文裡他的名字的重音「clé」(按:即鑰匙)。當死亡逼近時,他的整個世界彷彿瀕於崩潰的邊緣。作品「恐懼爆發 (Outbreak of Fear, 1939)」和其他多幅創作裡所顯現的,是破裂的洋娃娃碎片或最後簡化成兒童畫般的棍狀圖形。

    有如泰戈爾的詩「生如夏花的燦爛,死如秋葉之靜美」,因為淋漓盡致,所以生命留下了永誌不朽的璀璨。

    師說,活著就是尊嚴,死去也要尊嚴。苟全性命為了誰?對天對地對得起靈魂的活著,無論生命遭遇如何不堪,都率直而勇敢地活下去,因為那是生命最大的考驗也是最重要的意義。那是神給人最大的禮物。盡心盡性努力地活著,活得像一個人,有尊嚴的人,才能榮耀生命榮耀靈魂榮耀神。

    東方文化到底可以作什麼?能不能落實而不逃避現實?要很現實地去檢驗。得過且過,過得去就好,很容易就鬆懈了。

    師說:東方的宗教信仰最大的特色是小而無內大而無外。最大,是成為神;最小,是懂得謙卑。得失都是自然,就算摔倒了、咬到舌頭了,都是自然,只要回到中心線站穩腳步。

    東方宗教的特色是什麼?大而無外,小而無內。最大,是成為護佑眾生的神;最小,是懂得謙卑,願意理解。成為神,是擁有夢想敢作夢。又因為理解,所以可以體貼別人的困難、這就是謙卑。嚮往圓滿做最大,也願意成全做最小。

    生活中沒什麼喜樂,是不太喜歡自己嗎?主要是不夠享受自然,沒有很受用自己身體的狀態。要讓上座和下座打成一片。

    上座,是在隔絕中讓環境的單純學習、受用身心的本然、純然和自然,直到下座時也能享受單純的喜樂,這時你就會有寶貝想要分享,但因為還不夠受用,就沒有足夠的動力分享。得失都是自然,不用刻意去抓,就像感情是自然的,競爭是作我喜歡、嚮往的事,不用比。

    身體是心的作業平台,如果對身體都不認識怎麼認識心?

    就像受用身體是喜歡自己的身體、不和別人相關,因為身體給我很多樂受,讓我更懂得這個世間、可以成為世間的橋梁,身體臉蛋不是我能要的,身體本身就是一個接收體;認得心,是活得過癮,可以活得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就會很開心很過癮,就會願意分享,因為你發現了寶貝,不會怕失去,也不怕沒人要和我分享,光是受用就很幸福很滿足。

    問:受用,需要很悠閒很有空間,如果工作忙碌勞累如何受用?

    平時要儲備,要鍛鍊生命態度:隨時喜樂洋溢,不會負面取角,用學的方法化繁為簡,所謂服務就是幫人省時省力省事,習氣的改變在生活中、定課中,是有步驟有方法的,只要願意靜下來條理化。

    東方文化是心,是高度,但容易忽略細節,大而化之,不會追本溯源,不會去探討人為、經濟、政治的操控等不自然的東西,甚至把政治當成是善,這正是東方最大的愚蠢!就像不要過問黑道一樣,是非常愚蠢甚至危險的!

    相對西方,是科學,是格物致知,他們可以從自然裡發現市場理論、供需理論,最重要的是,他們非常清楚政治是必要的惡!所以他們寧可接受跨國企業,也不讓政治過度擴張。

    生命極致的美感是什麼?什麼樣的境界能印天空的心、海洋的心?什麼情況可以如阿拉伯的勞倫斯看見沙漠般讚嘆clean clean so clean?

    師說,用第一觸去感覺和受用,猶如鼻子不通一個星期後忽然通了!便祕忽然通了!第一觸就是極大極小,通就是完全收縮、完全膨脹的感覺,只是一般人不知道。

    連結美感與想像的第一觸!當六根通了,就是完全的收縮完全的膨脹,就會有如同天空大地般的清澈寬廣,完全的開,就會感受流動、天真與自然,心安靜了,皮膚會感受到非常微細的感覺,就會很受用很喜樂!

    這就是禪!第一觸的最大是夢想;最小是感恩,不怕困難、不會驕傲。

    六根喜樂、完整,你會很自然地變得無所求,生命的次序會從此改變,想與人連結的原因唯一只是想分享喜樂!這時才能有真正的夢想。

    競爭是不好的連結,還會想要競爭,是因為還不是完整的人,還不懂六根的受用,所以找不到生命真正重要的輕重緩急與秩序。

    六根通、自由、和獨立建國如何分輕重緩急?它們是一體的。所有的關心,都是關心別人有沒有機會做他的最真最好與最美。利出一孔不可能是夢想。有夢想,就會關心教育、資訊、媒體,而不會宿命地認為不可能改變,在夢想中才會有交集、有愛、有方向,觸到時還要問如何去連結,有連結才能找到出路。

    六根不通時修行的層次就會很低,耽溺在不呼不吸裡跟蜥蜴有什麼兩樣?最自由不是在被誅九族的恐怖裡自由!易經被拿來卜卦!都是講特權、講利出一孔!有什麼好孔報你知!

    嗚呼哀哉!易經或許曾是古人智慧的精粹,講的是天機:天與地之間,萬物興衰枯榮變易的盎然生「機」,如此精粹奧妙的法理法則,卻被拿來投機,用或然率來預測自己的得失利益!實在是人類智慧的糟蹋!

    師談到六根通、自由、和獨立建國是一體,忽然讓我連想到十牛圖「 入廛垂手」!師說,任何事都要看到精神,從精神談起!

    看到師的靈活正在於「觸」,每一個觸都能善巧,是因為心無所住,回到塵世,「不用神仙真秘訣,直教枯木放花開。」見是心是佛,所以每一觸都是佛,都是直指人心,明心見性!

    意根通了,就是完全的自由!在市場裡,在濁世中,大膽論講,無有內外!

    去來自由,心體無滯,禪,何在?唯此是皈依處!


    人籟萬千 / 道法自然

       

上一篇:中藥材不再天然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當下的受用與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