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一樓鄰居告訴我水利單位來現場勘查,發現除了本公寓的防火巷有永久性結構物,且巷道太窄不適合作大排水溝(好像是將污水和乾淨水分離),其他巷道都可以做。沒作大排水溝之前,新北市人都喝髒水吧,這種「德政」不是早該做嗎?為何公共福祉都得等到選舉年執政黨有危機感才來做?

    難道選民只能仰政府鼻息?對這個政府又在對你「法外施恩」買票無力感地嘆息?政府怠忽職守,人民卻要感恩回報神聖一票?!

    這個大排水溝工程沒有開里民大會溝通意見,只張貼公告(工程名稱、工程單位聯絡電話、施工期間),想關心的人只能打電話詢問,接線人員也不一定瞭解居民的問題。今天才知道僅只通知一樓地主,樓上屋主也有享用大排水溝的權利,為何不予通知?只因公務員還有威權時代「政府是老大,我說了算」的觀念,所作所為不須向人民交待,是豁免或避開民意監督?

    高雄氣爆事件已經教人民覺醒?在住宅區道路下埋挖管線,全區居民有知情權。雙北市居民覺醒了嗎?

    鄰居慶幸我們沒有石化工業區,頂多是瓦斯管線爆炸!很多事都是無常,戒嚴獨裁政府所做所為影響民生安全的施政,可能以後才會爆發,現代公民必須有主動求知-追真相的精神,知道愈多愈有幸福保障-才不會消沉。寧死於知,也不要死於無知。最好還要有「價值高度」與國家走向的願景。

    像我一樓蔡家全家老少,我問什麼他們都瞭若指掌、有問必答,包括淡水外國人暴增,其來台目的、居住地點;鄰居或里長有什麼動向…,都逃不過蔡家的眼睛。但其他住家對政治冷漠、不關心社會公義,「各人自掃門前雪」,不問他人瓦上霜,最終只會變成黨國政府利用與出賣的工具。

    晚餐看見一位剛下班在台北市社教館工作的公務員,一直游說餐廳老闆娘為孩子轉學到「正德國中」,因為該學校管理嚴格,孩子不會變壞。聽說「淡水國中」有愈來愈多流氓學生,老師都不敢管教,不「嚴管」孩子怎麼教得好?我認為不對,兒子就是讀「淡水國中」,老師不懂適才適性,要求學生行為一致,愈「嚴管」我們內心愈抗拒。他們不知道問題不在嚴不嚴,問題出在有沒有平等尊重有沒有教育的熱情,想起電影《春風化雨》羅賓威廉斯飾演的基頓老師!

    聽到「嚴管」令我連結「戒嚴」、連結「軍事管教」,這些父母師長都是害死洪仲丘的軍官,我開始浮躁不由衷地反彈了。唉呦唉呦,我的老毛病就是會義憤填膺,由衷不起來了。各說各話又怎能好好溝通?用誘導式的問話,交集的空間不是更大!

    發洩、說錯話要不要後悔?我看著慣有的習氣,等它流過平息。對觸境的認知是知苦離苦,不是對錯判斷,我接受自己有心不平氣不和、隨性發洩的時候。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台灣的主權屬於台灣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心中典藏的一份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