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午後的太陽,很炙熱,我在羅斯福路一家不具名不起眼的飲料店歇腳休息,選擇它,是因為店門前排隊的人還不少,看起來是個老字號。

    櫃台前,有位衣著時髦的太太在招呼大家排隊的順序,還順便結算金額,我原本以為她是被僱請的店員,隨口聊聊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

    「我是愛喝這裡的咖啡,喝著喝著,就跟老闆認識,你看,我在這裡還有專屬的咖啡杯。

    「跟老闆認識十多年,老闆個性很認真,我做家事都沒有他仔細,光是老闆搖(飲料)杯的手勢,優美得不得了,比什麼日本美食達人節目還要好看,你去看那些連鎖店的店員,真是粗魯啊!」

    「排隊的人那麼多,老闆還是很重品質,每杯飲料都是工夫,該有的動作,一個都少不了,他寧可讓客人等,也不偷工減料,現在,要找到像老闆這樣的人,不多了。」

    「我有時候會過來這裡喝杯咖啡,解解饞,就順便幫老闆招呼一下,他太忙了,有時候忙到只顧出貨,錢都忘記收,老闆是怪人,我也是怪人,怪人才會跟怪人在一起,十多年了。」

    聽著聽著,覺得蠻有意思的,在忙碌的都會區裡,居然有這麼溫馨的小角落,我忍不住的驚嘆,「台灣人真的很優質,台灣真的是個好地方。」

    她很同意,「走遍世界各地,你就是會覺得台灣好,那個好是說不出來的,不是什麼健保辦得好,也不是什麼社會福利辦得好,上面(政府)又很差勁,可是,你就是會覺得台灣真的是寶島。」

    這時候的她,既搖頭又微笑,很有意思的表情,難掩她對台灣衷心的喜愛,我忍不住的讚美。

    「唉呀!我這個人是俠女性格,很多人提醒我,要是有事情,我一定是第一個死,沒辦法,要我不講真心話,我受不了」,「很多話,講開來,根本沒什麼,大家都有社會經驗,有什麼事情不知道?只是有沒有明講而已」,「我講話很直,但是,我沒有發洩情緒,我真的是為大家著想,為了要解決問題,這樣就沒什麼好怕,也不用擔心得罪人,就算是黑道在我面前,我一樣是有話直說,黑道也是有柴米油鹽,也是要付瓦斯費水費,也是過要生活的,有什麼好怕!

    「有話直說,你就會聽到很多不同的角度,這樣的考慮才會周詳,做人本來就是要這樣,你不能只聽自己要聽的,不能像那個人(馬英九)一樣,他的身邊只有『馬友友』。」

    既然,她說得這麼白,我相信她對台灣現狀有一定程度的認知,我直接問她對台灣的看法?

    「危機就是轉機,但是,台灣還不夠痛」,她說得好有禪味,我彷彿看到一位高人在我面前,「你看這次選舉就知道,不是沒競爭的同額競選,就是舊人帶新人的利益世襲,里長綁樁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里長沒有翻盤,全台灣怎麼可能翻盤?」她看得很清楚,卻是不著急,「台灣還要更痛,才會覺醒,時機啊!」

    哇!好定的心,好寬的眼界,好有信心!

    「你覺得宗教對人類社會有貢獻嗎?」我繼續沒來由的問,因為很想知道她的想法。

    應該是沒人問過的問題,口才便給的她,有點停頓,喃喃重複著「人類社會?」不過,她的思緒整理得很快,「我想是那個很真心的部份,再怎麼有錢有權,抵不過你的心,你的心不真,你會不安的,覺都睡不好,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的....。」

    宗教對人類社會的貢獻是什麼?

    對天對地對自己的「真」,從做一個很真的人開始;她說得出,因為心之所嚮趣,因為那已經是她的生命核心準則。

    今天的外出,隱隱約約有個期待,我希望能夠與傳教士、神職人員或神學院學生有相遇的緣份;我希望對話裡能夠有出世間的高度,可以談心談信談靈魂,又有世間的趣味,那是我心目中對宗教的想像。也為此,繞了好幾處教會,走得腳很酸。

    只是,沒想到,就在身邊的路人,就在尋常生活裡,我見識「真」與伴隨而來的「信」,最優美的宗教情懷。


    人籟萬千 / 信心清淨

       

上一篇:很自然的聊了起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政府欠我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