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用千百萬年的苦,來看待當下自己的苦」靜坐時這樣練習,感覺有些沉重。

    但相信看見了問題出在哪裡,就會看見路。

    從小到大,我們的教育讓我們把政治美化了、神化了,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像歐美國家那樣,在近兩百年來認知到:政治其實就是一種侵犯人權的權力,一種會壓制個人自由與限縮資源分享的權力,但群體生活,又不能沒有政治,所以,政治是必要之惡。

    歐美國家很清楚,這個必要之惡,是來服務人民的,所以政治人物是人民的公僕,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人物,緊密地監督政治,是避免政治人物不會亂搞政治的唯一方法。

    反觀台灣,從小我們就被洗腦說政治人物是民族救星、世界偉人,政治人物是那些偉大的人的事,離我們好遠,我們最好都不要管,所以,我們都不會想要監督政治,甚至,會去籠絡政治人物,因為,這樣才可以得到由政治力所掌控的資源或特權,給予特權、爭取特權的人,怎麼可能有道德呢?所以,我們是一個滿口道德、但實際上卻道德崩壞的社會。

    其實,任何一個政府對自己人民不好的國家,都是危險的國家,因為,你不讓人民做最真的自己,隨時會招來更強烈的反抗,就像阿拉伯國家,各自為政,絕大部分都是專制獨裁,才會造成《伊斯蘭國ISIS》新政權的崛起,這個新政權,卻又是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和賓拉登(Osama bin Laden)的魂魄合體,更是凶狠殘暴,沒有人權,一味想要統一阿拉伯世界,往東解放新疆,往西解放巴勒斯坦,要讓全球回教國家定於一尊,這個夢想,很吸引阿拉伯人,因為,阿拉伯世界被看衰小久矣,乘蘊藏量豐富的油氣資源,想要重獲中世紀阿拉伯伊斯蘭文化的盛世榮光,這就像希特勒當時的口號會吸引德國人一樣。然而,這樣的夢,很像中國共產黨拿來誘惑中國人民的中國夢,以為只要經濟超過美國,戰場上打敗日本,就會被世界看得起,卻完全不懂只有「對自己的人民更好」,才會受世人尊敬。 

    你不讓言論、新聞自由,所以也不可能清楚自己國家真正的狀況,情報只能保護政權,不能保護國家,保護國家需要信息自由與獨立思考。就像中國祕密警察打擊的對象,是會威脅「共產黨」,而不是會威脅「中國」的。當一個國家變成一個政權的禁臠,這個國家不可能安全,也不可能強盛。如果專制獨裁政權的「核心價值」,變成「我沒有時間對你好」,寧可錯判,也要把你預防性羈押、判十年徒刑,甚至槍斃,因為我要照顧「全體」沒有時間照顧「個體」!為了「全體」,必須犧牲「個體」人權。這樣的專制獨裁政權即使有選舉的形式,也不可能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只要人權不是每個個體都有,這個國家就沒有尊嚴。

    掌權者決定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面貌,每個宗教本來都有其生成背景時代的限制,然而,掌權者刻意讓這些宗教更狹隘。在台灣,一件飛機失事,新聞記者會請風水師去解析復興航空辦公室的風水,這是何等的愚蠢落後!然而,我們卻任憑掌權者來誤導我們的價值觀。

    面對台灣社會各層面被黨國綁架的困境,我們要怎麼呼喚?

    連勝文、馬英九、吳敦義…,之所以會是這樣的人,因為他們生來就不自由,從來就無法做真正的自己,所以,他們也會去想要掌控人,讓人不自由。連勝文就是這樣被連戰管的,連戰就是這樣被他的父親連震東管的…我們要改變他們、要他們跟人民對話,恐怕來不及了,只有去呼喚更多人,問那些非既得利益者,你的夢想是什麼?心中的價值是什麼?當夢想和價值的討論越來越普遍,有一天,就會鄉村包圍城市,讓那些不屑聽人民聲音、自我感覺良好的傲慢政客,被迫要走出封閉的世界,與社會交流、對話。


    普世價值 / 信息倫理

       

上一篇:掉以輕心的父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好久沒回美濃